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12
返回列表 發新帖
樓主: 梁迅瑋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梁羽生——《冰魄寒光劍》

[復制鏈接]

158

主題

1018

帖子

2230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2230
11#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10-6 09:29:20 | 只看該作者
第十一章
  且說,桂華生因禍得福,對龍葉大師衷心拜謝。龍葉大師道:“不必多禮,你應該趕路 啦。從谷后面那條山路走,路既難行,又耗費時日,還是從水洞穿出去的好。”桂華生看了 巴勒一眼,心中想道:“以我和阿迦羅等的武功,拼個全身濕透,穿過瀑布還不算難,但巴 勒年邁力衰,縱然有人背他出去,他也經受不起這瀑布的沖擊之力。”龍葉大師似乎看破桂 華生的心意,微微笑道:“都請放心,但隨我來!”桂華生這才想起龍葉大師和雅德星乃是 從前面來的,看他們的衣履,只是鞋面略濕,心中甚覺奇怪。
  龍葉大師領隊先行,到了瀑布前面,雙掌合什,忽地一分,但見那股瀑布也隨著他的掌 勢左右分開,佳華生咋舌難下。心中想道:“如此絕世神功,即凌未風大俠復生,恐怕亦不 過如是。”一行五眾,就在雷鳴般的瀑布之下,穿出了谷口,龍葉大師背起了巴勒,攀登那 百丈的峭壁,桂華生等人各自施展上乘輕功,跟在后面。結果還是龍葉大師先到,等了許 久,桂華生、阿迦羅和雅德星才相繼而來。
  桂華生被困幽谷,經已月余,這時重見天日,恍如隔世,雅德星道:“小弟這次得以結 識桂兄,深情厚誼,終身不忘!”與桂華生依依不舍的道別,桂華生對這位異國友人,也是 同樣的難舍。臨別時雅德星說道:“據小弟所知,公主的求婚昔離多,其中只有波斯的武士 鄧南遮,兄臺應該稍加注意。”
  桂華生拜別了龍葉大師和雅德星,趕到加德滿都,正好是考選駒馬的前夕。
  十一華堂武士拚生死桂華生仍住在巴勒家中,第二天便參加初試,應試者共有一百廿四 人,初試共有三道題目,一是馳馬射箭,二是舉千斤石擔,三是斗御園獅虎。試弓箭,桂華 生連發十節都中紅心。舉千斤石擔,桂華生只用了單臂之力,便將石擔舉起,繞場三匝。最 后斗御園猛獅,桂華生僅僅用了一支香的時刻,便把獅子降伏,將它當做馬騎;初試三關, 不費吹灰之力,全都通過。其余的一百二十三人,卻被淘汰過半,剩下來能夠參加復試的只 有四十七人。
  桂華生初試合格之后,尼泊爾王子便親自到巴勃家來向他道喜,并送了許多禮物給他。
  桂華生明明知道他是故意拉攏,也明明知道這次困幽谷,乃是他從中挑撥阿迦羅,但礙 于國王情面,自己又是外國客人,這一切都只好放在心中,不予說破,對王子也虛與委蛇。 一到王子走后,便托巴勒將那些禮物都分與窮人,酒肉等食物則防它有毒,全部扔下溝渠。
  初試過后,第三天舉行復試,復試只有一個題目,由公主派出四個宮女,輪流與各人比 劍,能勝得過宮女的便有資格參加最后選拔,題目似易實難,這四個宮女的劍術都是公主親 授,而且也都會用冰塊神彈,參加覆試的四十七人,有二十七斗劍失敗,有十三人被冰魄神 彈打下擂臺。桂華生碰到的那個宮女,正是那晚從御林軍總管別墅接他進宮的那個宛蘭星, 佳華生以金剛指的功夫彈開了四顆冰魄神彈,到第十二招便將她打敗。宛蘭星下臺之時,向 他微微一笑,低聲說道:“公主明你背熟她迭你的那幾本書。”
  除了桂華生外,還有六個求婚者也都通過了復試。第一個是波斯武士鄧南遮,第二個是 希臘一個小部的王子克雷斯,第三個是尼泊爾的本國武士拉汗圖,第四個是印度武士摩農, 第五個是阿富汗的一個牧場場主朗納,第六個是中亞細亞撒馬爾罕王國的一個青年公爵哈巴 德。連桂華生其是士人。國王將他們七人安頓在貴賓館里,賓館建在瑞揚布山山麓,下臨夏 何德河,風景甚是幽美。
  住進賓館的這一晚,國王特賜美酒,讓他們在大廳歡宴,以前這七個人各住一方,初試 復試時各自舉行,今晚方是第一次正式會面。桂華生踏入大廳,那六個人都已先到了。桂華 生和他們一一招呼,只覺得每一個人的眼光中,都好似含有敵意。只有希臘王子克雷斯比較 酒脫,但神情冷傲,和那幫人也似是落落難合。輪到鄧南遮時,桂華生暗暗留心,但見他也 狠狠的盯著自己,桂華生心中苦笑,想道:“何以他對我特別仇視?難道他知道了公主屬意 于我么?”留心觀察,不但是鄧南遮,其余各人,除了希臘王子克雷斯之外,也都是互相仇 規。不過鄧南遮對他,特別表現得顯著。桂華生大大方方的和鄧南遮握手招呼,雙掌一接, 桂華生忽覺鄧南遮用一股極大的暗勁,意圖震傷他的經脈。
  桂華生佯作不知,暗中以極上乘的內功消解對方猛勁,鄧南遮用力一握,只覺桂華生手 掌綿軟,臉上絲毫沒有痛苦的秤色,鄧南遮試不出桂華生的深淺,心中詫異非常。希臘王子 克雷斯在一旁暗暗發笑。鄧南遮只得放開了手,同桂華生敬酒。
  這幾個人因為早已蓄意向公主求婚,都學會了講尼泊爾話,彼此之間,可以自由交談, 然而他們彼此之間,卻又互相敵視,場面顯得甚是尷尬。鄧南遮向桂華生微微一笑,說道: “看來這駒馬非君莫屬,我們都是來陪考的了。”桂華生道:“那兒的話,公主武功絕世, 只怕明天我一上臺就會給他打下來。”尼泊爾武士拉汗圖說道:“桂先生或不至于,小弟卻 自問絕不是公主的對手。昨日我贏那宮女,也贏得極是艱難。”克雷斯微笑道:“我僥幸得 以參加決賽,但求一見公主的姿容,于愿已足。我們希臘的哲學家柏拉圖有一句話:最美的 東西就是你不能占有的東西。占有之后,美感可能反而減弱了。公主之美,舉世聞名,我希 望見她一面之后,有遠留下美好的記憶,至于說到要娶公主為妻,我連想也不敢想,只覺得 如一涉想,便是對它的褻瀆。”鄧南遮哼了一聲,道:“好一個超世絕俗的詩人!”桂華生 心中卻道:“對他美的看法,他也不敢贊同。只要兩心如一,你會覺得她一天比一天美,現 在美,將來也美。華玉妹妹縱然到了白發蒼蒼的時候,在我的心目之中,也必定仍然是一個 絕世的美人!不過他這番話卻確實是對公主虔誠的頌贊,他們希臘的哲理也確是耐人尋 味。”不知不覺,對克雷斯有了好感。
  國王的使者說道:“多謝諸位對我國公主的贊美,現在我代表國王向諸位各敬一杯。”
  第一杯便是先敬桂華生,桂華生毫不在意的一杯喝盡,見他敬到鄧南遮時,鄧南遮的臉 上忽露出詫異的笑容,桂華生心中一動,試一運氣,竟似略有阻滯。
  酒筵將散,公主貼身的侍女宛蘭星忽然到來,也向各人說道,是奉了公主之命,甫來敬 酒,眾人大喜,紛紛干杯,輪到桂華生時,從宛蘭星手上接過酒杯時,宛蘭星悄悄的塞給他 一個小紙團。
  桂華生喝完了酒,急忙推說不勝酒力,有點頭痛,先回房間歇息。打開那小紙團一看, 里面有一瓣天山雪蓮,紙上有幾行字寫道:“父王送來的酒,是經過我堂兄之手的,我怕他 有所不利于你,特送來雪蓮一瓣,并請你以后事事當心。”桂華生大吃一驚,果然覺得有點 神魂困倦,急忙將雪蓮嚼下,并以瑜伽氣功運轉真氣,過了半個時辰,才覺精神清爽。原來 那個使者也是與王子串通的,酒倒不是毒酒,這并非王子不敢下毒,而是怕鬧出事來,各國 的求婚者都還在此,有損尼泊爾威譽。但酒壺卻是內藏機關,斟給桂華生的那杯酒,乃是 “百日醉”,縱然內功多好,飲了之后,不至即行醉倒,但精神卻必定不支,非過數日不能 復原。
  桂華生暗叫“好險”,踐出房門,只聽得廳中還在鬧酒。克雷斯正在彈他的七弦琴。
  琴聲悠揚,開始時柔和之極,像是情人的贊美詩;繼而高亢激動,又似是出征前夕的誓 辭。克雷斯抱著七弦琴跳舞,忽而放聲高歌,蒼涼凄惋,唱得人人心弦顫動,尼泊爾武士拉 汗圖道:“你唱的是什么歌?”克雷斯見有人欣賞,彈得更加起勁,答道:“是我們希臘一 個無名詩人的話,這首詩是贊美古代的艷后海倫的,希臘諸邦曾為她打過一次十年戰爭。”
  拉汗圖甚感興趣,說道:“你唱得很好轉,可惜我聽不懂。你用尼泊爾話再唱一遍,讓 大家聽聽。”克雷斯本來是一個詩人,不暇思索,立刻將這首贊美詩用尼泊爾話唱出來,這 首詩美麗之極,桂華生聽得出了神,在心中暗暗將它譯成中國的文字。歌詞的大意是:  
  “你是米蘭的香花,高盧的玉桂:
  你是南非的瑪璣,印度的菩提:
  大地上所有的東西都不足與你比擬
  天上的女神也為你失去了光輝!
  你頰上的笑容像初開的玫瑰,
  雄師十萬愿為你視死如歸!”  
  一曲未終,忽聽得“碎”的一聲,鄧南遮將一個酒杯用力擲去,玻璃杯碎成片片,將克 雷斯的琴弦都割得寸寸斷了,桂華生在樓梯口望下來,見狀也不禁吃了一驚,鄧南遮的這手 絕技確是驚人,用力的均勻,妙到毫嶺,玻璃杯剛剛碎成七片,而每一片玻璃又恰恰將一根 琴弦從中間割斷,這比起中國武術中“滿天化雨”的暗器手法,要難得多多!
  七弦琴啞然無聲,克雷斯怔了一怔,只聽得鄧南遮大罵道:“鬼叫什么?你要死便死, 老子可不陪你?”克雷斯大怒道:“你不變聽便開了耳朵!怎么打壞了我的七弦琴?”鄧南 遮喝道:“你再多說一句,我便將你也像七弦琴一樣打個稀爛!”克雷斯抱起七弦琴喝道: “你敢?”鄧南遮叫道:“我有什么不敢?”手一揚,兩枚大紅蘋果又脫手飛出,將克雷斯 的七弦琴打落地上。印度武士摩農同情克雷斯,順手拿起餐桌上的魚叉便向鄧南遮飛擲,阿 富汗的求婚者朗納也幫著克雷斯罵道:“豈有此理,世上竟有你這樣蠻不講理的東西!”鄧 南遮哈哈大笑,說道:“我也彈給你們聽聽!”十指疾彈,將摩農擲來的刀叉都彈得知箭飛 回,朗納冷不及防,竟給一把餐刀削掉了半邊耳朵。鄧南遮大叫道:“好極,好極!今晚咱 們就先來一場決斗。哈巴德,你有膽么?”撒馬爾罕的公爵哈巴德叫道:“鄧南遮,我來幫 你!”大廳內幾個求婚者登時打成一團,只有尼泊爾的武士拉汗圖因為份屬主人,不敢參 加,跑出廳去大聲呼喚。
  桂華生心道:“呀,他們怎的喝得醉成這樣?”跑下樓梯一看,只見鄧南遮目露兇光, 拳勢剛猛之極,激戰中朗納中了一拳,搖搖欲倒,摩農反掌一劈,打不中鄧南遮,卻把哈巴 德的臉打得開了花,鄧南遮趁勢一拳向摩農打去,摩農會瑜伽功夫,鄧南遮拳頭從他肩上滑 過,將一個大花瓶打得粉碎!
  撒馬爾罕的求婚者哈巴德幫助鄧南遮,拳風虎虎,兇擴異常,他見鄧南遮被摩農纏住, 便來攻擊克雷斯,克雷斯溫文爾雅,拳術卻是超妙非常,哈巴德運拳如風,一連打了七八拳 都沒有打中他,最后一拳哈巴德和身撲上,卻被克雷斯一記分手勾拳,哈巴德的雙拳都破格 開,克雷斯趁勢拿著他的手腕,向后一物,喝道:“還要打嗎?”桂華生暗暗喝采,心中想 道:“克雷斯這一記分手勾拳,足可與中國鷹爪門的大擒拿手比美!”
  看著哈巴德就要被克雷斯制服,那知此人精于摔蛟之技,腳尖一句,克雷斯立足不穩, 反而跌倒,哈巴德左手一穿,從克斯肘下穿過,反扭它的手腕,兩人在地上滾了幾滾,只聽 得“吧撻”雨聲,哈巴德著了一記耳光,克雷斯的脅下也被他重重的打了一拳,兩人跳了起 來,哈巴德嘴吧一張,噴出一口鮮血,原來他已被克雷斯行落了兩顆門牙。哈巴德大聲怒 罵,兩人又狠狠約互相撲擊。
  那邊廂鄧南遮與摩農惡戰,也是兇險非常,摩農的瑜伽氣功已練到八成火候,但鄧南遮 的拳勢有如排山倒海而來,片刻之間,摩農已連中了七八拳,雖然每一拳都被他以上乘的印 度內功卸開勁力,終于禁受不住,中了第八掌之后,已是大汗淋漓,頭上冒出熱騰騰的白 氣!桂華生乃是武術的大行家,最近又參透了印度內功的秘奧,見此情形,知道摩農的真力 消耗太甚,再戰下去,必然不是鄧南遮的對手,果然接著一拳,鄧南遮便把摩農打得搖搖晃 晃,鄧南遮打得性起,摩農已經敗退,他居然撲上去又是一拳!
  桂華生心道:“我再不出去,只怕要鬧出人命來了!”眼見鄧南遮拳頭正向摩農的天靈 蓋落下,桂華生自樓梯上凌空一躍,捷如飛鳥,人未落地,右手一勾,已勾著了鄧南遮的拳 頭,左掌輕輕一推,以絕妙的巧勁將摩農推開。
  鄧南遮大怒喝道:“好呀,你們以多為勝嗎?”左拳連環攻出,右拳也運動前推。桂華 生以單掌之力,竟然接不住他的猛力,只得放開了它的拳頭,正想說話,突然間哈巴德和朗 納都同時向他襲來,桂華生因為早知道哈巴德是鄧南遮的伙伴,躍下之時,便已預防他的襲 擊,但那個郎納剛才卻是幫克雷斯的,而且還曾被鄧南遮擊中一拳,他突然倒戈反向,桂華 生卻是意料不及,冷不及防,背心竟然結結實實的被他打了一拳。
  克雷斯怒道:“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卑鄙!”一個轉身,出手如風,也結結實實的打了朗 納一拳,正想再打哈巴德,桂華生叫道:“都請住手,咱們在此作客,這樣胡鬧,豈不是人 笑話嗎?”
  鄧南遮冷笑道:“你懂不懂武士的規矩,為美人決戰,乃是我們武士光榮的傳統,有什 么笑話?哼,你自己膽怯,還敢笑話我們?你們中國人都是膽小鬼!”話未說完,趁著桂華 生未曾留意,冷不防照著桂華生的胸口又是一拳。
  桂華生有心試他氣力,揮臂一格,但聽得“蓬”的一聲,鄧南遮倒退三步,桂華生上身 也微微一晃,心頭一凜,想道:“這惡斗了半天,居然還有如此氣力,確是不容小視。”
  鄧南遮更是吃驚,原來這一場決斗,乃是他和尼泊爾王子安排好了,要等桂華生上釣 的。其中還有兩個同謀者乃是撒馬爾罕的哈巴德和阿富汗的朗納。他們本早就想向桂華生挑 食的,只因桂華生未待席散,便先回房歇息,故此他們改向克雷斯挑,有意將桂華生引出 來。并有意叫朗納幫克雷斯,使得桂華生對他不如防備。至于摩農則是對他們的陰謀毫不知 情,激于義憤去幫克雷斯的。鄧南遮他們也便趁此時機,一石兩鳥,順手將摩農和克雷斯打 得重傷。
  鄧南遮自恃是波斯的第一名武士,又知道桂華生已飲了王子的“百日醉”藥酒,更兼有 朗納偷襲成功,滿以為桂華生不堪一擊,那知雙臂一支,自己的神力竟然給他比了下去,焉 得不驚。但見桂華生踏上一步,冷笑說道:“鄧南遮我接受你的挑戰,咱們一對一出個輸 贏。”鄧南遮兇性大減,眼珠一轉,說道:“很好,咱們就以一支紅燭為限,若是一支紅燭 燒完,我還打你不倒,那么我愿意誠心的和你交個朋友。”桂華生想起提摩達多那晚和他比 武的情形,心中暗笑:“你這廝怎比得上提摩達多,卻居然也用他的辦法。”其實辦法雖然 相同,心情卻完全兩樣。提摩達多是自量在蠟燭完之前,必定能把桂華生擊倒:而鄧南遮卻 是怕輸給桂華生,不過自量在燒完一支臘燭的時間之內,大約還可以支持得住而已。
  桂華生道:“好,我接受你的條件,在紅燭燒完之后,咱們若是不分勝負,我也愿和你 交個朋友。”鄧南遮高聲叫道:“哈巴德,朗納,請你們來作公證,我和桂先生比拳,誰若 是動用兵器或其他暗器,就是不尊重自己武士的身份,并應該立即判輸。”原來他已從尼泊 爾王子之處,打聽到桂華生有一把寶劍,同時他從武學的典籍中,知道中國劍客暗器的花樣 最多,他雖然也懂得使用暗器,卻是不敢和中國來的劍客較量,故此只提出較量拳腳上的功 夫。
  哈巴德應了一聲,聲音含糊不清,而且顫抖得非常厲害,原來他已被克雷斯打得重傷, 連兩顆門牙也打折了。不過他還是掙扎著走出來。至于朗納,卻不見了蹤跡,克雷斯搖搖晃 晃的走出來道:“我來作證人。哈巴德啊,鄧南遮是你的朋友,桂先生是我的朋友,咱們大 家可都不許偏袒啊!”他在剛才混戰之時,臉上被抓了幾道傷痕,小腹又中了哈巴德的一記 重拳,受傷之重,實不在哈巴德之下。
  兩人擺好陣勢,如箭在弦,正待公證發出口令。克雷斯微微一笑,拿起一個銀盤,一柄 餐刀,向桂華生說道:“桂先生,我在作公證之前,先以朋友的身份預祝你的勝利。我準備 為你奏樂。”“當”的一聲,敲了銀盤一下,高聲叫道:“為了中國和希臘的光榮,我的朋 友,請你奮勇作戰!”
  鄧南遮圓睜雙眼,喝道:“你等著奏喪樂吧!”克雷斯笑道:“你不必如此恐懼,我的 朋友不會將你打死的。”當、當、當,敲了三下銀盤,數到“三”字,鄧南遮雙臂箕張,蕎 然一壓,便要擒拿桂華生的雙腕,桂華生身法何等輕靈,連衣袖也沒有給他觸著,一個轉 身,疾用“斜掛單鞭”一式,切他脈門,鄧南遮雙手虛抱,倏地交叉一剪,橫肢一撞,便攻 之中又含有化勢,桂華生心道:“波斯與中國印度一樣,同是文明古國,在武術上果然也足 以自成流派,這一招就是中國武學中所沒有的。”
  鄧南遮解開了桂華生的攻勢,立即反攻,拳勢粗擴,手腳起處,全帶勁風,功力竟似不 在中國一流的大力金剛手之下,桂華生有意將他戲弄,仗著輕功比他高明得多,展開了“八 卦游身掌法”與他游斗,但見人影翻騰,拳風虎虎,桂華生以絕頂經靈的身法,左邊一兜, 右面一繞,進如猿猴竄枝,退若龍蛇疾走,起如鷹集飛天,落若猛虎伏地,但見四面八方都 是桂華生的身影,鄧南遮倒吸了一口涼氣,他那極剛猛的掌法本來是主攻的,這時卻不得不 縮小圈子,護身防守,饒是拳勢綿密,遮攔得風雨不透,在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之內,還是中 了桂華生幾掌。但因為桂華生使的是游身掌法,講究輕靈翻動,一沾即走,掌力不夠道勁, 鄧南遮有一身橫練的功夫,銅皮鐵骨,摧了幾掌,雖然也覺得疼痛,卻也還挺得住。
  激戰中桂華生眼光偶然一瞥,忽見克雷斯臉上現出焦急的神情,原來在不知不覺之間, 那根紅燭已燒了過半了。桂華生心道:“克雷斯王子盼望我得勝,我可不能辜負他的心 意。”掌法一變,疾搶攻勢,掌劈揩戳全都是《達摩秘笈》中的上乘武功,鄧南遮漸漸有點 招架不住,桂華生覷準一個破綻,喝一聲“著!”霎眼之間,連點了他“天樞”、“地 闕”、“歸藏”、“風府”、“玉枕”五處大穴,尋常之士,被點中一處,就必將暈倒無 疑,縱有一等一的武功,被一連點中這五處大穴,也難禁受。卻不料鄧南遮停了一聲,好像 醉漢一般蹈蹈跟跟的倒退幾步,雖然是面色慘白,搖搖晃晃,卻并沒有跌倒。
  原來在波斯和歐洲,有一種武功,叫做“子午流閉血法”,相當于中國點穴的功夫,不 過要對準時刻,在相應的時刻點中了敵人相應的部位,亦足以致人于死。鄧南遮精研過“子 午流閉血法”,也學過防御的方法,他本來也想過用這方法制勝,只因佳華生身法太快,他 根本觸不到桂華生的身體,這方法自是應用不上。但桂華生用點穴法制他,他的防御方法卻 剛好用上了,就在桂華生指尖將觸未觸的一霎那,他的身體便立起反應,將全身血液在那幾 秒鐘的時間內,暫時停止流動,中西武學原理,本就相通,這一來居然被他避過兇險。但他 這種方法卻也不是最適當的應付之法。(最適當的方法是中國上乘武功中的閉穴功夫。)故 此被點中之后,還是感到一陣陣的酸麻!
  鄧南遮心中大震,想道:“中國的點穴法果然是神奇莫測,比起我們的于午流閉血法 來,可要厲害得多!”他本來是準備捱過這一支燭光的,但被桂華生點了他五處大穴之后, 他仔細一想,自己只有捱打的份兒,若再被他接連點了幾次穴道,精疲力竭,那就未必捱得 住桂華生的重拳了。如此一想,他登時改變了計劃,作勢佯攻,桂華生正自使到一招“分牛 掌”拍來,鄧南遮拼著握他一掌,蕎然大喝一聲,化拳為掌,一下子將桂華生的雙掌接住。
  桂華生微微一晃,立刻猜到了他的用意,心道:“原來他是想與我較量力力,希望能搪 得過這一支燭光。”鄧南遮內力一發,勢如排山倒海,剛猛非常,桂華生不敢輕敵,當下暗 凝真氣,士透掌心,一面以極上乘的內功,消解敵人的憨勁,一面將其真力百迫過去。在最 初的一刻鐘,兩人都是兀立如山,動也不動。
  再過一會,但見鄧南遮汗淋如雨,氣喘呼呼,一步一步的向后挪動,每退一步,那花崗 石的階磚上便是一道深深的足印,克雷斯諸人看了,也自不禁暗暗駭然,心中都在想道: “鄧南遮的內勁如此驚人,卻仍然被桂華生迫得步步后退,狼狼不堪。看來中國的武術,當 真是世界第一的了!”
  這時那支紅燭已燒到只謄半寸,但鄧南遮亦已是氣力枯竭,敗象畢露,旁觀諸人,誰都 看得出來,他絕對支持不到蠟燭燒完。克雷斯拿起銀叉,作勢欲望,忽聽得紛亂的腳步聲如 飛而至,原來是尼泊爾的武士拉汗圖將他們的王子請來了。
  尼泊爾王子搓著雙手叫道:“哎呀,你們在這里做什么?瞧在主人的份上,不要傷了和 氣吧。”克雷斯道:“沒什么,桂先生和鄧南遮依照武士的規矩為美人決斗。”尼泊爾王子 道:“留些氣力明天去比武吧。”桂華生雙掌一松,壓力驟然消失,鄧南遮重心不穩,一跋 跌倒,克雷斯叮叮當當的敲了幾下銀盤唱道:“波斯之虎,不敵中國之獅,我的朋友啊,奧 林匹斯山的金蘋果將賜給你,你是維納斯的寵兒!”奧林匹斯(OlympUs)山是希臘神話中 諸神所住的山,維納斯(Venus)則是希臘神話中的愛神。這詩的意思是桂華生今晚比武勝 了,明天也必定能贏得公主的芳心。
  鄧南遮一個鯉魚打挺翻起身來,他漲紅了臉,但心中卻也不能不有點感激桂華生,要是 桂華生剛才再加上一把勁,他縱不死也得重傷,而今雖然摔了一跋,失了面子,對于身體, 卻無大礙。
  桂華生向尼泊爾王子施禮說道:“多謝你今晚所賜的美酒,我們都喝醉了,胡鬧一場, 真是失禮!尼泊爾王子臉上一紅,搭訕說道:“武士比武,那也不是什么失禮的事情。好 吧,既然彼此沒有損傷,那就不必再比下去了。大家早點安睡吧。”他猜疑桂華生已識破他 的詭計,心中想道:“不管我愿不愿意,看來他都將是駒馬的了。我現在不必惹他,將來的 日子長著呢。”于是和桂華生道過晚安,匆匆忙忙便走。
  尼泊爾王子方走,忽聽得“撲通”一聲,有一個人跌倒地上。
  那倒下去的人是哈巴德,原來他受傷甚重,適才做公證仍是勉強支持的。桂華生將他扶 起,鄧南遮道:“我的朋友不必你來費心,你照顧你的朋友去吧。”桂華生一看,只見摩農 正盤膝坐在地上,頭上冒出熱騰騰的白氣,面色已經漸轉紅潤,桂華生知道他正以瑜伽氣 功,療治內傷,看這情形,以他的內功,不須別人幫助。再看克雷斯,只見他頭上青筋畢 露,狂歌之后,精神顯得萎靡不堪,受傷亦呈不淺。佳華生向鄧南遮道:“好吧,咱們各自 照料自己的朋友,你的朋友,傷在脾臟,你要替他打通三陽經脈,推血過宮。”鄧南遮道: “不必你教,我們波斯武士也懂得內功治療。”桂華生見他如此驕傲,本想詳細指點他的, 只好罷了。
  桂華生請克雷斯仰臥地上,正待運功替他療傷,克雷斯道:“且慢,有一個人比我傷得 更重呢!”桂華生這時也聽到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,原來這人乃是阿富汗的武士朗納,他是 因為打了桂華生一拳,被桂華生的內力反擊致傷的。初時不覺怎樣,越來越覺疼痛,終于忍 受不住了。桂華生將一粒藥丸擲給他道:“我沒有震傷你的內臟,絕無性命之憂,你不必害 怕。吞下這顆藥丸,到床上去靜養三天吧。”原來桂華生恨他行為卑鄙,偷施暗算,故此要 他在三天之內動彈不得,連公主也見不著。朗納意欲不接,但痛得實在厲害,只好不顧顏 面,將那顆藥丸吞下。這藥丸的秘方乃是天山派租師晦朋憚師所傳,出七種珍貴的藥料配 成,天山雪蓮也是其中之一,名為“碧靈丹”。桂華生亦不過僅存五粒而已。朗納吞下了這 粒“碧靈丹”之后,痛苦果然減了一大半,但肌肉僵硬,手足還是不能轉動,只好聽桂華生 的話,乖乖的請別人扶他上床靜養。
  桂華生于是專心一意,替克雷斯治傷,他得了龍葉大師的指點之后,內功猛進,更非昔 比,不過一盞茶的時刻,便替克雷斯打通了十二重關,再讓他吞下了一粒碧靈丹。克雷斯笑 道:“我現在比末受傷之時更要精神,中國的武功和醫術真是神妙,我也服了你了!”
  再看摩農,摩農這時已經站起,但卻是愁眉不展,似有重憂。桂華生道:“吾兄不必擔 憂。”突然將他倒提起來,頭下腳上,將手掌貼在他腳跟的“玉泉穴”上,克雷斯奇道:
  “咦,你這是做什么?”桂華生專心運功,笑而不答。過了片刻,桂華生將手掌移開, 摩農一躍而起,恭恭敬敬的說道:“你真是了不起,竟然深通我們印度瑜佩氣功的奧妙。” 原來桂華生剛才替他治療的方法,正是龍葉大師當日替桂華生恢復功力的“托玉泉”一式。
  桂華生道:“我兄功力盡復,不必擔心明天的武功考試了。其實以吾兄的功力,即無小 弟之助,最多也不過再過兩天,便可恢復如初。”摩農面有愧色,說道:“我本來擔心明天 的考試呢,現在我功力雖復,卻決定明天不參加了!”
  桂華生道:“這卻為何?”摩農道:“我初到加德滿都之時,曾見過雅德星王子,王子 就提起你的名字,大大稱贊。如今一見,果然名下無虛,不但武功超妙,而且人品卓絕,除 了你還有誰堪匹配公主?我交得你這樣一位朋友已經心滿意足,再也不想去當選什么駒馬 啦。明天一早,我就將動身回國,但愿咱們后會有期。”桂華生見他去意堅決,只好與他握 別。
  桂華生回到樓上,心中殊有感觸,倚欄看月,想道:“他們最初見我之時,都含有敵 意。如今,則最少克雷斯與摩農已和我交上朋友了。可見只要你誠心待人,敵人也可以化成 朋友。”
  忽聽得背后聲響,一回頭只見克雷斯抱著七弦琴走來,笑道:“我已經把斷了的琴弦續 好了,準備明天為你奏勝利之歌!”桂華生道:“可惜我沒有你這樣的詩才,要不然,焉知 不是我為你獻詩呢?”克雷斯道:“不,不,明天我只將是一個看客。”桂華生道:“你也 不參加嗎?”克雷斯道:“我們希臘人最愛欣賞喜劇,與其辛辛苦苦的扮演劇中人,不如安 閑的在臺下做個觀眾。我們希臘押話中有一個日紳阿波羅(Apolo),他常常駕著日車,去 欣賞宇宙間美好的事物。我愿意學阿波羅。你是我見過的男子中最美的男子,不論外貌與內 心。尼泊爾公主則是世間的第一美人。你們結合,那正是人間至美的結合,我得以欣賞你們 的結合,那便是我最大的幸福了。再說,我一見你的面,我就曾經對你說過,我是柏拉圖的 信徒,對待愛情,我自有我的意念。”克雷斯濃厚的詩人氣質,今桂華生大為感動,當下與 克雷斯誠懇的握手,謝謝他的友誼。
  克雷斯道:“不過我有一句話勸你,對美好的東西應該珍惜愛護。你準備怎么去愛護你 的公主呢?”桂華生微微一笑,心道:“這話我只能向公主去說。”克雷斯不待它的回答, 便自行往下說道:“美人好比名花,千萬不可讓她墜溜沾泥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你如讓她 將來做什么女王,那就是大煞風景了。做皇帝這樣的蠢事,連我這樣的俗人想起來也覺頭 痛。不過為你,我將來也許會嘗試做做皇帝,準備將來你們到希臘來玩,我可以撥出最華麗 的游艇,與你們同賞愛琴海上的風光!”桂華生失笑道:“好,那么我預先多謝你了,可愛 的詩人王子!但愿這不是詩人的幻想。”兩人在笑聲中各自道了晚安。
  第二天便是最后考選駒馬的決賽,先考武功,由公主親自與求婚者比劍,地點便在御花 園中。摩農一早離去,克雷斯自動退出,朗納臥床不起,哈巴德因為昨晚受了傷,雖得鄧南 遮替他運功治療,傷勢無礙,功力卻還未復,身體虛軟,也不敢參加。所以最后參加的有中 國的桂華生,波斯的鄧南遮,和尼泊爾本國的武士拉汗圖。抽簽結果,由拉汗圖先試,其次 是鄧南遮,最后才是桂華生。桂華生望著園中搭起的高臺,心中上下的跳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58

主題

1018

帖子

2230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2230
12#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10-6 09:30:02 | 只看該作者
第十二章 洞房紅燭結鴛鴦
  比武的時刻開始了,臺下擠滿了各國來的武士,他們也是初試復試中落選的人,這時都 懷著既羨且妒的心情,看著坐在候選席上的三個幸運兒桂華生、鄧南遮和拉汗圖。
  奏樂聲中,高臺上的慢幕緩緩拉開,尼泊爾公主從臺后輕輕走出,這霎那間全場寂靜無 聲,遺憾的是公主披著面紗,可是從她露出來的那對明知秋水的眼睛;從蟬翼般面紗中所露 出來的容光,已是教人不敢迫規。“霧里看花”另有一種美感,千百道武士的眼光都注到公 主的面紗,雖然看不真切,卻也“感到”了她那絕世風姿!克雷斯想道:“拉丁語學家說, “美”不但是用眼睛來看到的,而且是用“心”來“感”到的,這話說得真真不錯!”
  樂聲一停,司仆高叫道:“第一位候選人尼泊爾武士拉汗圖,請來接受公主的考試。考 的是劍術。”拉汗圖走上高臺,向公主屈膝衍了一禮,身軀顫抖得非常厲害,公主微微一 笑,低聲說道:“一個武士在競技場上,應該勇敢鎮定,勝負還在其次,最緊要的是要表現 出你最高的水平。”拉汗圖得了公主的鼓勵,稍稍鎮定,拔出劍來,道:“我當盡力而為, 請公主指點!”他心情激動,聲音也顯得顫抖不安。要知公主在國人眼中,規若女坤,拉汗 圖現在接近公主,心中既是喜悅,又是恐懼。
  公主微微一笑,拿出了一根玉笛,說道:“我就用這支笛當作劍使,你用心接招吧?”
  玉笛輕輕劃了半道圓弧,同拉汗圖虎口一點,臺下都是各國使劍好手,一見公主這一招 正是劍術中一個極美好的姿式,不禁喝起彩來。拉汗圖橫劍一封,劍尖顫動,只聽得“嗤” 的一聲,玉笛輕輕劃過,將他的衣袖劃穿了,公主道:“再鎮定些!”拉汗圖面上一紅,發 了個狠,避開公主的眼光,只當面前的不是公主,而是與他決戰的敵人,這樣一來,劍術使 出,方始中規中矩。
  拉汗圖武功其實不弱,長劍展開,隱隱帶著風雷之聲,沉雄迅速,兼而有之,但公主卻 是從容應付,玉笛盤旋飛舞,招招藏著無窮變化,臺下武士都在心中想道:“若然是我,只 怕這時早已敗了!”大約過了一支香的時刻,拉汗圖已接連被玉笛點中三下,幸而公主不是 用劍,要不然運中三下,怕不破刺三處透明的窟薩,拉汗圖將劍一拋,屈膝說道:“公主, 我實在不成,慚愧得很。”公主道:“不,你已盡了你的力了。在咱們的武士中,沒有誰的 劍術可以比得上了,你應該填補御林軍總管之職。”拉汗圖的失敗乃在意料之中,得任御林 軍總管卻在意料之外,于是歡天喜地的下臺。
  第二個輪到了鄧南遮,他有意賣弄武功,司儀官一叫出他的名字,他就躍上高臺,臺高 三丈,也不見他怎樣縱身作勢,只是腳尖輕輕點地便躍上去了。他向公主衍了禮后,卻并不 拔劍,只是揪著公主手中的那管玉笛。
  公主淡淡的說道:“我還是用這支笛,請你拔劍。”鄧南遮極為自負,幾曾受過如此輕 視,心中生氣,本待不依,但轉念一想:“她用這支玉笛,必然給我打敗無疑。但能中選, 我又何必爭這口問氣?”思念及此,不怒反喜,于是“搜”的一聲拔出一把弧形的長劍,朗 聲說道:“既然如此,謹依公主之命,請恕我放肆。”踏前一步,別的一劍,便向公主玉臂 削下。
  這一劍招式奇幻,公主心頭一凜,移步閃開,反手點他的“肩井穴”,鄧南遮這把劍式 樣特別,劍身略作弧形,既可刺削,又可勾拿,兼有中國兵器中虎頭釣與五行劍之利,它的 劍術配合了這把形式特別的長劍,果然與眾不同,每一招式都是出人意表。
  公主凝神應付,把她新創的冰川劍法施展出來,烈日之下,玉笛飛舞竟是帶著森森寒 意。戰到酣處,但見玉笛生輝,劍光閃閃,盤旋進退,起落變化,不可名狀,不可捉摸。打 了半個時辰,仍是難分難解!臺下的各國武士,看得驚心動魄,手上都捏著一把汗。
  公主這套“冰川劍法”,這次還是第二次拿來應用,起初不大純熟,戰了半個時辰,漸 漸熟能生巧,當真是像冰川一樣,表面靜止,內里暗流洶涌,威力之大,難以想像,鄧南遮 倒吸了一口冷氣,這才知道厲害!
  再過一盞茶的時刻,公主劍招一變,玉笛東指西劃,表面看來,好像漫不經心,軟綿綿 的毫不著力,其實正是柔如柳絮,翩若驚鴻,靜如處子,勃如脫兔,招招都藏著精奇的變 化。鄧南遮那套古怪的劍術,竟是漸漸為她克制,力不從心。鄧南遮心中焦急,惡念突生, 把全身真力凝聚劍尖,大喝一聲,陡然一劍劈下,他心中早打了如意算盤,公主即算擋得住 這一劍,她手中那根玉笛也必定要給劈斷;若是擋不住呢,那么公主可能玉殯香消,雖然可 惜,但也總勝于落在別人之手。
  臺下不乏各國的劍術名家,鄧南遮一出此招,不少人看出了他歹毒的用意,紛紛喝罵, 就在喝罵聲中,只見公主玉笛一揮,陡然間只聽得鄧南遮一聲厲叫,立即從三丈的高臺跌 下,打了幾個滾,才勉強掙扎起來,面青唇白,渾身上下,仍是抖個不停。
  原來公主在他那一劍劈下之際,突然從玉笛之中,吹出三顆冰塊神彈,本來以鄧南遮的 功力,還可以承受得起。但他一來是因為昨晚和桂華生惡斗了一場,真力消耗不少;二來他 絕對想不到公主的冰魄神彈竟然會從笛中吹出。這三顆冰彈,都打中了它的穴道,奇冷攻 心,總算鄧南遮功力深湛,沒有當場冷斃,但亦少不了大病一場。
  就在眾武士驚愕之中,司儀官出聲叫道:“最后一位候選人,中國武士桂華生請上臺與 公主比劍!”
  桂華生從側面的長梯,緩緩走上高臺,本來他也可以一躍而上,但他卻不愿在公主面 前,故意賣弄武功。上到臺來,但見公主的眼中,含有萬種柔情,千般蜜意,桂華生心頭一 湯,登時癡了。
  只聽得公主微微笑道:“請拔劍吧!”桂華生這才記起是要和公主比劍,于是向公主施 了一禮,說道:“客不懵主,請公主賜招。”
  公主道了一聲:“也好。”把玉笛一拋,叫道:“宛蘭星,將我的冰魄寒光劍拿來!”
  那個宮女早已在臺后準備,立即應聲而出,將寒玉劍匣捧上,公主微微一笑,拔劍出 銷,登時一道寒光疾射而出,臺前那幾排武士,但覺冷氣森森,皮膚起粟,都不禁吃了一 驚,人人詫異,天下竟有這樣的寶劍。
  桂華生跟著也拔出劍來,他的劍也是稀世奇珍,微一揮動,劍尖竟帶著隱隱的嘯聲,有 若龍吟,若是桂華生先行亮劍,眾武士準會吃驚,但如今在冰塊寒光劍的對比之下,卻不免 黯然失色!眾武士都在想道:“若是我在臺上,休說比劍,只怕這奇寒之氣,先就難擋!” 桂華生道了一個“請”字,只見公主香肩一晃.冰塊寒光劍橫空一掠,疾如電掣,向桂華生 頸項削來,桂華生心中充滿柔情,忽見公主一出手就是這樣神奇的招數,心中一凜,百忙中 用了一招“云橫秦嶺”,接著一招“雪擁藍關”,好不容易才將公主的攻勢解開,公主絲毫 不緩,一劍緊似一劍,把桂華生迫得運返幾步,低聲說道:“小心接招!”桂華生發覺她眼 中有責備之意,心頭一醒,想道:“是了,我若不顯出本領,縱然地故意讓我,當著各國武 士,這樣贏了,也不光彩!”
  當下精神凝聚,劍訣一頓,一招“星海洋搓”,劍光如虹,還攻過去。公主微露笑容, 避招進招,兩人旗鼓相當,殺得個難分難解。
  激戰了半個時辰,公主絲毫不讓,迫得桂華生將渾身本領都施展出來,兩柄寶劍,盤旋 飛舞,斗到疾處,但見寒光一片,劍氣千條,直把眾武士看得眼花鐐亂,竟然分不出誰是公 主,誰是華生!
  桂華生心中想道:“要不是我熟識她的冰川劍法,今番必定落敗無疑!”原來公主在念 青唐古拉山的冰川,創出這套“冰川劍法”時,曾和桂華生共同研究,要知任何一套新創的 的劍法,雖然威力奇大,但總有未曾完備的地方,桂華生既熟知“冰川劍法”的優劣所在, 不須公主饒讓,漸漸便占了上風。各國劍術的名家,也自有人看得出來。
  再過一會,桂華生著著反攻,將公主迫得連連后退,公主玉手一揚,以“滿天花雨”的 手法,飛出十幾顆冰魄神彈,桂華生早有所備,五指疾彈將冰魄神彈都在臺上彈裂,冷氣寒 光,凝聚如網,臺上白茫茫一片,臺下前幾排的武士紛紛向后移動。就在這一霎那,桂華生 乘著公主發出冰彈,劍勢略緩之際,突然一躍而上,劍峰一挑,恰恰將公主的面紗挑開,登 時鴉雀無聲,端的是一根針跌在地下都聽得見響!
  桂華生這一劍真是絕頂神奇的一劍,鋒利的劍尖恰恰將公主的面紗挑開,卻沒有傷及公 主的一絲毫發,在這霎動人心的一霎那間,臺下靜寂知死,待到眾人看清楚了公主沒有受 傷,接著便爆出驚天動地的歡呼,為公主絕世的容顏。為桂華生超凡的劍術,歡呼,歡呼, 歡呼!
  希臘王子克雷斯一足蹈在椅上,彈起了他的七弦琴,高聲唱出了他的“即興詩”。  
  “你跨過了世界第一高峰,
  帶來了愛情的夢想;
  你一劍挑開了公主的面紗,
  將愛情的種子播在她心上。
  啊,你這神奇的一劍啊!
  勝過了丘比特的弓劍。”  
  克雷斯的歌聲被淹沒在歡樂的聲音的海洋,然而桂華生還是在人叢中發現了他,向他投 以感謝的眼光,克雷斯真的像他所說的哲學家,一樣欣賞著別人的幸福,自己也就感到非常 滿足了!
  公主向桂華生微微一笑,低聲道:“你贏了我啦!”語帶雙關,桂華生向她一望,公主 羞紅了臉,曳地長裙,向臺下盈盈一禮,便翩然的返到幕后。接著司儀官走出來宣布,佳華 生已通過了武功的考試,只待明日公主考他的文學,便可以決定他是否當選駒馬了。
  桂華生在各國武士的簇擁下回到賓館,克雷斯也再一次的向他道賀。為了不妨礙他明夭 的應試,大家鬧了一陣,便向他道過“晚安”,各自散了。
  但桂華生卻那里睡得著覺,這一晚他徹夜無眠,想起了即將得到公主,也想起了自己出 國之時所立的志愿:要博采各國的武功,獨創一家的劍術,這志愿看來也可以完成了。他已 參透了印度的上乘內功,又觀摩了尼泊爾、波斯、希臘、阿拉伯諸國的劍術,他準備擷取這 幾個文明古國的劍術精華,將來都采含在他和公主合創的“冰川劍法”之內。
  第二日公主在國王面前親自考它的文學,他對答如流,對尼泊爾的古詩經典,隨意引 用,如數家珍,今到國王也大大驚奇。不過,這里面卻有一個國王不知道的秘密,公主所考 的十之七八都是在公主要他熟讀的那十幾部書之內,還有十之二三則是以前公主和他談過 的。不過在考他中國的文學時,桂華生卻的確顯示出他的淵博,公主準宮中的漢學大師參加 發問,他解釋的經史奧義,連大師們也聞所未聞。國王到了這個時候,對桂華生的文武全 才,亦自深深佩服。覺得這位中國青年,雖然不是什么貴族,但卻實在勝過各國王子。
  不過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是,公主最后還考他兩道題目,試它的急才,一個題目是要他 猜一個歐洲著名的故事中的謎,另一個題目則要他以公主的名字做一寸無名聯,(這兩題目 及考試的經過情形,詳見拙著“冰川天女傳”第三冊,這里不贅。一幸而桂華生也有點急 才,終于也通過了。當國王親口宣布他當選駒馬時,他喜歡得幾乎暈倒!
  婚事已定,國王將桂華生安頓在瑞揚布出的夏宮,婚期定在三日之后舉行,那正是尼泊 爾一年一度的狂歡節日——燃燈佳節。這三日就好像有三年這么長久,桂華生好不容易等到 佳期,照尼泊爾王室的大婚之禮,日間在瑞揚布出的佛寺接受了高僧的祝福,簽下了婚書, 桂華生仍回夏宮,等到晚上,國王再派人接他人王宮完成婚禮。
  桂華生這一天就好像在夢境里飄浮似的,當真是連做夢也想不到含在尼泊爾締結奇緣, 到了黃昏,從夏宮中的涼臺望下去,但見園中掛滿許多水晶玻璃的各色風燈,綠樹枝頭,又 遍綴水晶葡萄,作為裝飾,一眼望夫,儼如銀花雪浪,珠寶乾坤。冉向遠望,加德滿都城內 的燈火,密若繁星,笙歌隱隱可聞。原來尼泊爾的“燃燈節”乃是一個愛情的節日,到了此 日,家家戶戶,結彩張燈,綠女紅男,盡情歌舞,連寺廟里也是整夜歌唱不休。今年他們的 公主恰好在這個佳節結婚,因之更是舉國如狂,比往年要熱鬧土十倍百倍。
  黃昏過后不久,一輛馬車來到,正是以前接桂華生過的那輛馬車,曳車的也仍然是那四 匹押駿的白馬,不過,上一次是接桂華生人宮替國王治病,這一次卻是按他人宮與公主成 親,心情自是大大不同的了。
  奉命前來接桂華生的御林軍的一位少年軍官,馬車經過山谷,忽聽得鐵騎馳驟,刀槍鏗 嗚之聲,桂華生問道:“什么事?”馬車條的停下,只見一彪黑衣騎隊,疾而沖來,呼喝之 聲此起彼落:“咱們不能讓外國人娶咱們的公主!”“公主嫁了他,咱們的國家就要給并吞 了!”“不行,不行,一定要趕他回去!”“難道本國就沒有好男子么?不歡迎這個中國新 郎!”那軍官驚惶失色,道:“不好了,他們不歡迎你,舉行兵變啦!你快快逃走了吧。
  桂華生道:“我不逃!”那軍官道:“你不逃不打緊,我可不能陪你送命!”雙手一 掀,要把桂華生掀下車去,桂華生不暇思索,反手一點,便點了他的暈穴。這時,那彪車 馬,已將馬車圍著,桂華生站出來要與他們說話,但他們鼓噪如雷,那里說得清楚。
  佳華生吸了口氣,以極上乘的內功吐出聲音,朗朗說道:“若然我不受貴國國人歡迎, 我一定回去。但最少你們也得讓我到京城一看!”這幾句話將那一大片噪聲都壓下去,有一 個軍官叫道:“不要中他的計,他是想去求公主庇護他!”提起長槍,刪的一檜便刺,桂華 生一手抓住槍尖,叫道:“我對你們的王位絕無覬覦之心,你們為什么不許我去見我的妻 子!”那軍官被他抓著槍尖,力掙不脫,大怒叫道:“你們聽,他還要把公主帶走呢,咱們 國中的寶貝東西,可不容外國人帶走!”登時有數十支長矛短劍等各式兵器,向桂華生溯 來!
  桂華生手指一松,將那軍官摔了一個幼斗,立即拔出騰蛟寶劍,圍身一繞,劍光過處, 但聽得一片斷金夏玉之聲,十幾條兵器全都給他削斷了,可是那一幫黑衣武士還是蜂擁而 來,佳華生一來因為是喜日,二來更不愿傷及尼泊爾人的感情,雖有寶劍,可絕不敢將任何 一人傷害,只是把兵器削斷便算,可是這樣一來,施展劍術等于受了一層束縛,端的要非常 小心,弄得桂華生十分狼狙。若不是他閃避得宜,好幾次就要險些受傷。
  正在應付為難,忽聽得馬蹄之聲有如暴風驟雨,又是一彪車馬沖來,桂華生暗叫一聲: “苦也!”就在這時,只聽得那彪車馬同聲喊道:“恭迎駒馬入宮!”“叛軍快快束手就 縛!”大出桂華生意外,原來這彪車馬乃是救駕來的。
  這一彪車馬比那隊黑衣騎兵的人數多了幾倍,登時把黑夜騎兵截成了好幾處,拋出了絆 馬索,不消一會,就把那隊叛亂的騎兵盡都捉了。這彪車馬領隊的軍官過來向桂華生恭敬施 禮,卻原來是新任的御林軍總管拉汗圖。
  拉汗圖親駕馬車,將桂華生護送入宮,桂華生向他致謝,拉汗圖道:“我蒙公主賞識, 升以重任,粉身碎骨,不足圖報。這次來遲,累駒馬受了虛驚,駒馬不責罰我,我已感激不 盡。”桂華生嘆口氣道:“我德溥才疏,得配公主,自知非份,怪不得他們反對我,我也無 顏再在貴國住下去了。”拉汗圖低聲訊:“駒馬你武功絕世,才德兼優,不但各國武士心 服,我們國中,一百個便最少有九十九個為公主欣慶。這次叛亂是王子搞出來的,只有他不 服你,怕你奪他王位。他本來要我參加叛變的,我假作答應,暗中已報告公主了。”桂華生 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心情頓然開朗。拉汗圖道:“我要還請教駒馬,這幫叛軍,你看如何處 置?這件事情,要不要報告皇上?”桂華生一想,若是此舉揭穿,只怕尼泊爾國會有內亂, 便道:“事情已經過去,還是算了吧。叛軍由你處置好了,但我希望你不要懲罰他們。”
  說話之間,忽見尼泊爾王子率領了幾騎馬疾馳而來,一見桂華生就道:“聽說路上出了 事情,馳馬受驚了吧?”桂華生道:“沒什么,有幾個軍士胡鬧,早已給總管大人捉去了, 多謝你的關心。”尼泊爾王子見桂華生面無異色,猜不透他知是不知,轉過頭對拉汗圖道: “你這次立了大功,國王定然又要升賞你了。”拉汗圖道:“我不望升賞,只盼大家能夠同 心合力,國家永保太平,那便好了。”王子冷冷一笑,對桂華生道:“我希望你受到我們國 人的歡迎,住得稱心如意。”桂華生道:“謝謝你的祝福,我的愿望和總管大人的愿望一 樣。”
  不一會來到京城,但見人山人海,酣舞高歌,一見駒馬的車駕來到,登時鼓掌如雷,自 行讓道。桂華生心中大慰,想道:“拉汗圖所言非假,他們果然是歡迎我的。”
  馬車緩緩而行,將近皇宮,只見一大隊民間歌手,自動集合起來,拉起琴弦,吹起喇 叭,打起鑼鼓,高聲唱道:  
  “今晚的晚風特別芳馨,
  在愛情的節日里誰不歡欣?
  歡迎你啊,跨過珠峰的貴客,
  從今之后,你和我們是一家人。
  公主和駒馬締結鴛盟,
  喜馬拉雅山穿過了紅繩,
  加德滿都——北京!
  中國和尼泊爾永遠相親!”  
  桂華生流下了感激的珠淚,對尼泊爾王子微笑道:“你所祝福的全都實現了,多謝你和 你的百姓,中國和尼泊爾永遠相親?”尼泊爾王子面色蒼白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他本意是 要拿叛軍的事想來打擊桂華生,使得桂華生心灰意冷的,那知國人擁戴公主,對公主所選中 的人也表示了熱烈的歡迎。
  進了王宮,接受國王的祝福之后,公主貼身的宮女宛蘭星提起一盞紗燈,便引桂華生進 入洞房。
  宿愿終償,鴛盟締結。洞房紅燭高燒,幽香淡雅,桂華生疑幻疑夢,對著公主,癡癡注 目,好久,好久,兩人都說不出一句話。門外忽聽得“璞嗤”的笑聲,那是宮女宛蘭星在偷 笑。
  桂華生面上一紅,抬起頭來,只見洞房的布置完全依照中國的式樣,當中貼著一副紅紙 對聯,寫的是:
  “華嚴妙境偕誰游?看龍葉拈花,釋迦微笑;玉笛仙音邀客和,聽相如鼓瑟,千晉吹 蕭。”
  這付對聯,正是考試文學之時,桂華生為公主做的嵌名聯,在職首嵌上公主的芳名“華 玉”二字,因為尼泊爾是佛教國家,所以聯上全用佛典,表示愛慕之情。桂華生最初在冰峰 上見公主時,是先聞玉笛,后見仙姿的,所以下聯就以當時情景,并用兩個中國的典故來表 示求偶之語。公主今晚就將這付對聯在洞房之中,當真是妙到不能再妙。
  兩邊聯語的中間,嵌有一塊碧玉屏風,屏風上離出了一首小詞,調寄《點緯唇》,詞 道:
  “玉劍冰彈,端的是奇緣奇遇。雪蓮鴛譜,冷香飛人詩句。縱有珠峰,難隔劉郎路。云 深處,愿同偕隱,皆屋冰川住。”
  桂華生輕輕念了一遍,如醉如癡,低聲說道:“原來你的心意完全和我一樣。”兩人并 肩立在窗前,遙望喜馬拉雅山的膛瞪雪峰,兩顆心溶成了一顆。  
  其后五年,國王年老體衰,王子謀他日急,國中為了王位的承繼問題,潛伏著內亂的危 機。一天晚上,華玉公主終于和桂華生悄悄出走,在念青唐古拉山的天湖之上達起冰宮。
  讀者欲知詳情請續看拙著《冰川天女傳》。
  這里不再寫了。  
  (全書完)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梁氏網

GMT+8, 2020-1-2 21:18 , Processed in 0.071555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福建十一选五免费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