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樓主: 梁迅瑋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梁羽生——《龍鳳寶釵緣》

[復制鏈接]

158

主題

1018

帖子

2230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2230
51#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9-26 08:24:00 | 只看該作者
第五十一回 且作沙彌權禮佛 何來使者動屠刀
  段克邪被軟禁在鄂克沁寺,不知不覺已過了七個月了。這七個月中,他和幻空法師倒是 相處得很好。
  在精精兒被幻空驅逐之后,段克邪曾一度擔心史朝英再對他糾纏。幸而鄂克沁寺雖然不 算戒律精嚴,也是西域一個頗具規模的佛教叢林,主持的僧人,決非乍邪派妖僧可比。史朝 英因為是幻空的記名弟子,她能說會道,把自己的為難之處,對幻空說了;又捐了一大筆錢 給鄂克沁寺重修佛殿,再塑金身,有這兩重原因,鄂克沁寺才收容她的。鄂克沁寺是西土佛 教的一支,和中上嚴修戒律的寺院不同,西域對于男女之防,也比中上要隨便得多,所以在 寺中一角,撥了一同獨立的房子給她,井雇了一個農婦來服侍她。但雖然寺中并不怎樣嚴于 男女之防,究竟還是不能容許史朝英將段克邪軟禁在自己的房中。所以自從精精兒被逐出寺 之后,段克邪就交由幻空看管。
  幻空替段克邪削了頭發,把他扮成了一個小沙彌,他是中了史朝英“酥骨散”之毒的, 在藥力未解之前。氣力還比不上一個普通人。鄂克沁寺千門萬戶,也不怕他逃得出去,所以 幻空對他的看管,并不怎樣嚴苛,常常任他在寺中走動。
  兩人相處了七個月,大家又都是喜好武學的,段克邪武功雖失,仍然可以和幻空談論武 學,雙方各有所長,一老一少,交換平生所學,彼此都是得益不少。
  鄂克沁寺,每一年的佛祖誕辰,都有一個隆重的典禮,寺中僧眾都要聚集在三大殿之 中,舉行種種儀式。過了七個月,這天又到了佛祖誕辰,這本是本寺弟子舉行的典禮,一向 沒有外人參加的。段克邪喜歡熱鬧,要求“觀光”。幻空囚他已是小沙彌裝束,準他隨眾禮 拜。
  段克邪在寺中六個月,還未到過大殿,他無心禮拜,測覽四壁的繪畫。這些壁畫,繪的 是佛經中的故事,人物景象,奇奇怪怪,生動非常。幻空見他心不在焉,正要說他幾句,忽 地有個知客憎進來報道:“布達拉宮金輪廣德法王座下弟子駕臨,意欲與本寺同參大典,請 方丈示下,是否請他們進來,一體同參?”
  布達拉官在西藏拉薩,乃是藏王松贊干布娶了唐太宗李世民的女兒文成公主之后(公元 六四一年),應文成公主所請而建的。唐朝的勢力其時雖已漸漸衰弱,但布達拉宮由于歷史 的傳統關系,在西域各國的寺院中還是地位最高,它的主持號稱“法王”,更是遠在各寺主 持之上,尊貴無比。
  鄂克沁寺與布達拉官并無從屬關系,但方丈幻滅法師,聽得是布達拉宮的廣德法王,派 遺使者前來,參與他們的佛祖誕辰開光大典,還是不禁受寵若驚,連忙吩咐知客僧道:“布 達拉官使者遠道而來,你坯不快快請他們進來?何須稟報!”他的師弟幻寂法師一向小心謹 慎,心中有點懷疑,說道:“布達拉宮何以會突然派使者到咱們這里來?師兄,你不要先問 個清楚么?”幻滅道:“有誰敢假冒布達拉宮的使者?本寺是吐谷渾第一個大寺院,廣德法 王派遣使者前來聯絡,這事也是情理之常。”幻寂道:“我總是覺得有點蹊蹺,吐谷渾與回 族鬧翻,雙方正在襪馬礪兵,準備兵戎相見,布達位宮卻在此時派遣使者前來,不是有點出 乎常理嗎?”幻滅方丈道:“道路遙遠,消息阻隔,布達拉宮派遣使者之時,也許還未知 道。回族的兵士雖然兇殘,對布達拉宮派出來的佛門弟子,料想不敢阻難。師弟,你不必多 疑。再說以布達拉宮的地位,咱們是寧可信其真,不可疑其假。若加盤間,對方真是廣德法 王的使者,那咱們就是對布達拉宮大大的不敬了。”
  幻寂見師兄如此說,便不敢多言。過了一會,知客僧已把布達拉宮的使者引進大殿。
  來的共是四位僧人,其中一個頭尖肩削,形狀鬼祟,進來之后,一雙骨碌碌的眼睛,就 四處張望。段克邪心里一驚,“此人面孔陌生,但這神態卻似頗為熟識,他是誰呢?”驀想 起了一個人來,卻也還不敢十分肯定。
  方丈幻滅法師合什說道:“小寺何幸蒙廣德法王青眼,座下弟子,法駕光臨。貧僧幻 滅,法事在身,未能遠迎,還乞恕罪。”
  為首那喇嘛僧道:“好說,好說,同是佛門弟子,何用客氣。廣德法王有度法旨由我帶 來,請方丈一閱。”幻滅怔了一怔,心道:“布達拉宮雖是地位崇高,究竟與本寺并無從屬 關系,怎能用‘法旨’二字?這人的口吻也不似有道高僧!”
  幻滅招呼那為首的喇嘛僧,幻空、幻寂與另一位戒律堂職位高的執法僧也在招呼另外三 個胡僧。幻空招呼的正是那個頭尖肩削,令人一看就渾身不舒服的那個僧人。
  幻空雖是討厭那個憎人,依然還是恭恭敬敬的上前與他見禮。就在此時,忽聽得有人尖 聲叫道:“這是精精兒,別上他當!”
  揭穿精精兒底細的不是別人,正是段克邪。要知精精兒不但相貌似個猴子,神氣、動 作,也似猴子,段克邪與他做了多年的師兄弟,對他的一舉一動,都很熟悉,越看越是起 疑,只不知他相貌何以改了?幻空幸得段克邪提醒,精精兒出手如電,本來非抓著他的琵琶 骨不可,幻空一聽到段克邪的叫聲,百忙中一個“脫袍解甲”,一沉雙肩,腳跟一旋,恰恰 避開。
  精精兒在面上一抹,現出本來面目,哈哈笑道:“好小子,你倒是眼尖得很,看出師兄 來了。那就乖乖跟我走吧,還想逃么?”原來悄精兒是戴著一張人皮面具,大笑聲中,他身 形已是疾掠而前,朝著段克邪所在的方向撲去。寺中僧眾擁擠,一時間還未能抓著段克邪。
  精精兒掌劈指戳,碰著他的,不是給他一掌打翻,就是給他點中了穴道。轉眼之間,已 有十幾個僧人倒在地上。
  幻空見狀大怒,搶了一根禪杖,朝著精精兒背心便戳。殿中人多擁擠,精精兒的輕功施 展不開,只好拔出金精短劍,回身接招。他聽到了段克邪的聲音,卻還未見到段克邪,段克 邪已躲到人叢中了。
  殿中僧眾忽地發出驚駭的叫聲,幻空回頭一看,不由得心頭大震,暗暗叫苦。原來已有 兩人被對方所擒,一個是戒律堂的執法僧,這人職位雖高,也還罷了。另一個卻是間寺之首 的方丈幻滅法師。
  原來與精精兒同來的這三個番僧,都是回族的一等一的高手。其中兩個本來是和尚,另 外一個則與精精兒一樣,是臨時削發,假冒為僧的。那兩個和尚屬于西藏密宗,一個法號無 妄,一個法號無咎。他們雖然來自西藏,投效回族,但與布達拉宮卻是毫無關系。
  他們冒充布達拉宮的使者,這是精精兒與回族元帥拓拔赤所定的計策。算準了在佛祖誕 辰的時候到來,料想鄂克沁寺必然接納。他們就可出其不意。擒拿寺中的首腦,威脅闔寺僧 眾服從他們。這個計策有兩個目的,一來是因為鄂克沁寺的僧侶都會武功,吐谷渾已經與回 族為敵,回族只怕戰事一起,鄂克沁寺的僧人會給本國所用,故此要來一個奇襲,令鄂克沁 寺瓦解。二來則是為了精精幾個人的原故,他要在捉了方丈之后,威脅鄂克沁寺交出段克邪 來。拓拔赤要倚靠精精兒,精精兒也要倚靠拓拔赤,兩人遂互相利用。精精兒與另外一位回 族高手為了要與那兩個藏僧一起,實現這個計劃,甘愿削發,假冒僧人。
  方丈幻滅法師招呼的那個喇嘛僧,就是回族高手假冒的,此人名叫曲離,是回族第一名 武士,本領之強,比之精精兒有過之面無不及。
  幻滅法師武功本來極高,可是他以為來人是布達拉宮的使者,毫無戒備。曲離突然出 手,一下子就點中了他的麻穴,將他擒了。
  那戒律堂的執法借也是因為沒有防備,不過一招,便給無妄所擒。鄂克沁寺的四大高僧 之中,只有幻寂法師,早已生疑,有所戒備,未遭毒手。與藏僧無咎打得難解難分,不分勝 敗。
  曲離哈哈大笑,把幻滅高高舉起,朗聲說道:“你們方丈的性命在我手中,誰還敢動 手?”
  寺中僧眾,本待群起而攻,但已遲了一步。此時方丈落在對方手中,投鼠忌器,如何還 敢上前動手。
  精精兒哈哈笑道:“第一件事,先把段克邪這小子交出來!”段克邪心道:“我可不能 連累了老方丈。”正待挺身而出。忽聽得曲離一聲大叫,陡然雙臂一振,把方丈幻滅法師拋 出數丈開外!
  原來幻滅功力深湛,早已運氣沖關,自行解了穴道。他雙腳被拿,身子懸空,使不出 力。情急之下,把膝蓋一彎,就向曲離的天靈蓋撞去。
  曲離是回族國的第一高手,武功也是非同小可,換是別人,給幻滅這么出其不意的一 撞,天靈蓋非得裂開不可,他一覺不妙,立即身軀一矮,將幻滅拉下數寸,幻滅的膝蓋沒撞 著他的天靈蓋,卻撞著了他的肩頭。但曲離雖是免了殺身之禍,疼痛亦是難當,下由自己的 雙臂一振,把幻滅法師拋出。
  這一拋曲離也是使出了全身氣力,有兩個僧人想抱幻滅的身子接下,卻擋不住那股大 力,兩人都被碰得變了滾地葫蘆,發出了裂人心肺的呼喊,五臟震裂,同時死了。
  幻滅單掌按地,翻身便跳了起來,他幸而得那兩個僧人給他擋了一擋,消去了曲離這一 擲的幾分力道,得免重傷。但饒是如此,一震之下,也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被無咎上人所擒的那個執法僧,就在此時,也是發出了一聲駭人 心魄的尖叫,原來他不愿意被敵人作為人質,威脅本寺,他功力不如方丈,自知掙脫不了敵 人掌握,索性自斷經脈而亡。
  幻滅大怒,接過了弟子遞來的一柄方丈鏟,沉聲說道:“內三院八大弟子留下,其余的 人盡都出去。鄂克沁寺絕不能受人侮辱!”內三院八大弟子武功都是出類拔萃的高僧,幻滅 情知今日來的敵人個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所以只要八大弟子留下,與他們師兄弟三人共同 對付強敵。其他弟子,本領差得太遠,留在此地,自相擁擠,于事無補,反而容易受到誤 傷。他要其余的弟子退出,那正是要與敵人決一死戰的意思。
  曲離獰笑道:“莫說你八大弟子,就是你闔寺僧眾齊上,我亦不懼!”他夸下海口,武 功也確實非同小可。拔出寶刀,迎戰幻滅的方丈鏟,“當”的一聲巨響,火星蓬飛,幻滅重 傷之后,抵擋不住,鐵鏟損了一個缺口,竟然給他震退三步!
  幻空、幻寂兩翼疾上,擋了曲離,無妄的一招,陣勢一轉,散而復合,變成了方陣。幻 滅退人陣中,在左右兩個弟子輔助之下,精精兒連沖三次,沖不動陣腳。
  但可惜武功最強的幻滅受了傷,八大弟子中也有兩人受了輕傷,在四大高手強攻之下, 漸漸顯出不能支持的形勢。
  段克邪心里想道:“可惜我如今手無縛雞之力,幫不了方丈的忙。嗯,要是我功力恢 復,最少可以敵得住精精兒。”驀地起了一個念頭:“精精兒不但要捉我,也要捉史朝英。 鄂克沁若然戰敗,史朝英也逃不過他的魔掌。對啦,她如今與我已是利害一致,我何不問她 討解藥去?”
  段克邪打定了主意,連忙走出佛殿。幻空當初將他與史朝英收留寺中,只有極少數職位 高的僧人知道,其他的人只當他是新來的小沙彌。何況此時正在慌亂之中,更沒入注意他 了。
  可是他卻不知史朝英藏在問處。他聽得幻空說過,方丈撥了寺中一幢單獨的房子給她, 不許她出來走動的。料想是在寺后園子里偏僻的地方,此時,圃寺慌亂。那容他擾人仔細詢 查?普通的僧人也不會知道這個秘密。段克邪只好根據自己的猜想,溜到后園找尋。
  園子里有十多間僧舍,段克邪正想逐個去查問,忽見一個女子,匆匆忙忙的迎面跑來, 幾乎與他碰個正著。
  這是一個當地農婦裝束的女人,段克邪氣力己失,給她碰跌,那農婦忽地“咦”了一 聲,轉過身來,將段克邪拉起,啼哩嘩啦的說了一串話,這是當地的土話,段克邪一句也聽 不懂。
  寺中會出現這樣一個女人,段克邪當然猜想得到她的身份。
  當下問道:“你可是服侍史姑娘的么?”那農婦也聽不懂他的話。
  她直上直下的打量了段克邪一番,臉上現出驚喜的神情,拿出了一張圖畫。
  這次輪到段克邪驚詫了,圖中是個少年男子,不是別人,正是他自己的相貌。
  那農婦口講指劃,連說帶做,段克邪終于恍然大悟,明白了她的意思,是史朝英畫了他 的相貌。要那農婦來找他的。
  段克邪指指自己,又指指她,說道:“是史姑娘要我去見他么?”那農婦也看懂了他的 手勢,點了點頭,拉著他就跑。
  這座園子倚山修建,他們走到了山邊,前面已無去路。那農婦帶他穿過一山洞,前面豁 然開朗,卻原來還有一幢房子在園中一角。那座山峰正恰似一座屏風,把園子隔成兩半。
  段克邪暗叫僥幸,“要不是巧遇這個農婦,我怎也找不著臾朝英了。”心念未已,已到 了那幢房子前面,忽聽得史朝英的呻吟呼喚之聲,呼喊聲中,還夾著叫他的名字。
  段克邪大吃一驚,“難道她也遇上敵人,受了傷了?”連跑帶跌的沖了進去,推開房 門,只見史朝英躺在床上,面如黃蠟,她見了段克邪,也是猛地里一怔,尖聲叫道:“出 去!”
  段克邪愣在當場,道:“不是你叫我來的么?我要解藥!”史朝英似乎根本未聽見他的 說話,呻吟得更厲害了。那農婦把他一推,把他推到了門內,這才拍拍自己的肚子,作了一 個手勢,“乓”的又把房門關上了。
  段克邪不由得滿面通紅,這才心中明白,原來是史朝英要生產了。
  段克邪急著要取解藥,卻偏偏在這最緊妄的關頭,碰上史朝英生嚴這真是叫他進進兩 難,不知如何是好!
  這時鄂克沁寺的僧人也正是臨到了生死關頭!
  激戰中,精精兒運劍如風,沖破了一個缺口,殺傷了鄂克沁寺的兩個弟子。至此,尚堪 一戰的已是只有幻滅了。
  幻滅見己方一敗涂地,不禁一聲長嘆,他不堪受辱,正要自盡;忽地有一伙人沖了進 來。原來是夏凌霜母子與方辟符等人到了。
  夏凌霜等人闖進大殿,見此情形,大出意外。聶隱娘當機立斷,柳眉一豎,說道:“助 鄂克沁寺,先除妖人!”夏凌霜道:“不錯!”一招“玉女投梭”,如影隨形,刺到了精精 兒的背心。
  精精兒的短劍未能削斷她的兵刃,反而險些結她絞脫了手,吃了一驚,心道:“這婆娘 不知躲到那兒苦練了十年。竟是今非昔比了。”連忙抽出劍來,仗著超卓的輕功,使出迅捷 絕倫的袁公劍法,與夏凌霜游斗。精精兒的本領從前是要比夏凌霜高出一籌,但這十年來他 到處興風作浪,武功卻是并無多大進境。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之下,如今反是夏凌霜比他稍勝 一籌了。夏凌霜攻守兼顧,劍法是綿密凌厲,兩俱有之。饒精精兒運劍如風,竟也找不到她 一絲破綻。
  但這邊的幾個人中,也只有夏凌霜一個是稍占上風,其他的人或則是僅能自保,或甚至 險象環生,連招架都很吃力。
  史若梅和曲離交上了手,曲離最初太過輕敵,想把史若梅生擒,給史若梅輕靈迅捷的劍 法,出其不意的一劍刺來,挑破了他護肩軟墊,要不是他沉肩縮肌得炔,這一劍就險些穿過 了他的琵琶骨。
  曲離一聲笑道:“好個小娘兒,果真是有兩下子。”腳跟一旋,月牙彎刀一撥,“當” 的一聲,史若梅的青鋼劍幾乎給他打落。曲離那一刀橫削而過,隨即左臂暴伸,仍然是想活 擒史若梅。
  聶隱娘一聲叱咤,劍光如練,跳上前來,倏的就朝著他這條手臂削下,喝道:“狗爪子 結我縮回去!”聶隱娘的功力比史若梅更高,劍勢也更凌厲,曲離心頭一凜,“這兩個女娃 兒倒也不可太過輕敵。”果然便似接受聶隱娘的指揮似的,乖乖的把手臂縮回。
  但曲離的真實本領畢竟是遠在她們二人之上,他一去了憐香借玉,打算活擒的念頭,刀 光霍霍展開,使到緊處,為力激蕩,竟是隱隱帶著風雷之聲。幸而聶、史二女,同出一師, 劍法配合得很好,而史若梅的上乘輕功,也派上了用場。兩人以巧降力:修進倏退的和曲離 周旋,雖然勝不了曲離,卻也還能白保。
  方辟符上前幫手,被藏僧無妄上人攔住,聶、史二女還能自保,他則連招架也頗吃力。 無妄上人的“大手印”功夫是西域的武林絕學,掌力之剛猛足以與中土少林寺的金剛掌并駕 齊驅,方辟符連接了十多招,已是不禁氣喘汗流,幸虧他也是學了妙慧神尼與磨鏡老人的兩 家武功,揉合了輕靈雄渾的兩派武功之長,以一劍對雙掌,無妄上人也不能不有點兒顧忌。
  形勢最惡劣的還是幻滅法師和他的三個弟子,幻滅已受重傷,他的三個弟子也或多或少 帶了一點傷,但鄂克沁寺只有他們四人尚堪一戰,他們怎能袖手旁觀,讓外人給他們拼命? 精精兒這邊還有個藏僧無咎上人,幻滅只有率領弟子,拼命與他纏斗,不讓他上去助陣。
  夏凌霜眼觀四面,耳聽八方,見此情形,焉能不又憂又急?她本人是占了上風的,但精 精兒輕功超卓,她想要擺脫精精兒的纏斗,沖出去援助同伴,卻也不能。
  正在形勢萬分緊張的時候,忽聽得有人一聲長嘯,嘯聲初起之時似乎是在很遠的地方, 轉瞬之間,就似在耳邊發嘯,震得眾人的耳鼓嗡嗡作響!
  精精兒大吃一驚,連忙虛晃一招,抽身便跑。夏凌霜又驚又喜,叫道:“空空兒,是你 來了?”
  不錯,是空空兒來了.精精兒跑得快,空空兒來得更快。他前腳踏出門檻,后腳還未曾 起步,已與空空幾迎面碰個正著。
  空空兒喝道:“孽障,還想跑嗎?”劈手奪了精精兒的短劍,一把就把他揪著。本來以 精精兒的本領,再不濟也還可以在師兄手下過三二十招的,但他生平最怕的是大師兄,見了 空空兒早就嚇得軟了,還焉敢與空空兒動手。
  精精兒嚇得魂飛魄散,顫聲說道,“師兄,請念在同門之誼,饒……”話猶未了,辛芷 姑已隨著到來,冷笑道:“即使你師兄饒你,我也還不能饒你呢!”反手一記耳光,把精精 兒打得半邊面孔青腫,門牙落了一根。說道:“他欠我的一記耳光,我已經打了。他是你的 師弟,現在該由你處置啦。”
  空空兒嘆了口氣,說道:“精精兒,你是自作孽,不可話!
  我只好將你捉回去交給師娘,是死是活,但憑你的運氣了。”用重手法點了精精兒的穴 道,便把他扔過一邊。
  空空兒這才問夏凌霜道:“這幾個禿驢是要來搶段克邪的,咱們先助鄂克沁寺如何?”
  空空兒辛芷姑一齊動手,不消片刻,把曲離,無咎,無妄等人全都奇倒。幻滅方丈道: “這幾個禿驢是回族國派來的,請空空施主允許老鈉將他們押赴敝國京都,讓國王處置。” 空空兒道:“精精兒是我師弟,除了精精兒一人之外,其他的人,任從于你。”
  幻滅傷得很重,仗著內功深湛,還能勉強支持,過來向空空兒等人道謝。空空兒道: “我不要你空口道謝,我的小師弟段克邪是在你寺中不是?”
  幻滅道:“不錯!老衲正巴不得空空施主早日到來,好讓你把師弟領回去。”當下吩咐 幾個認得段克邪的弟子,再去尋找。
  過了半個時辰,眾弟子陸續回來,都說沒見著段克邪。
  段克邪此時正在史朝英房外,獨自彷徨,不知如何是好,忽聽得“嗚哇”一聲,是嬰兒 的啼哭聲,正是:恩怨情仇俱在矣,只求憐惜此孤兒。
  欲知事后如何?請聽下回分解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158

主題

1018

帖子

2230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2230
52#
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9-26 08:24:41 | 只看該作者
第五十二回 翠袖香消留一脈 玉釵緣締證三生
  段克邪臉上發燒,“原來她已生下了孩子了。我守在產婦的房外,這算什么?”要想走 開,但又不知外面鬧得如何,自己還未曾取解藥,如何可以助鄂克沁寺抵御強敵。
  正自躊躇未決,忽聽得“呀”的一聲,房門打開,那農婦走了出來,指指門內,示意叫 他進去,段克邪滿面通紅,訥訥說道:“這,這,這恐怕不便吧。”那農婦不知他說什么, 看他的神情,亦已明白幾分,作了一個手勢,表示房中已經收拾干凈,一把就將他拖入去。
  段克邪還在掙扎,史朝英微帶顫抖的聲音已傳了出來:“克邪,你可以進來了。我有話 和你說,這個時候,你也不必忌諱這么多了。你愿意進來見見我嗎?我求求你!”聲音微 弱,但也還可以聽得清楚。
  段克邪聽她說得可憐,油然起了惻隱之心,就不再掙扎,讓那個農婦將他拉入產房。只 見史朝英面如黃蠟,半坐半躺的靠著床壁,床上有一個用大紅緞子包裹著的初生嬰兒,啼哭 已經止了。房中焚著一爐檀香,地下早已打掃干凈。
  段克邪道:“牟大人,恭喜你母子平安,你,你有什么話要和我說?”史朝英并不回答 他這句問話,卻向那嬰兒指了一指道:“你抱起來,讓我瞧瞧。”
  段克邪依了她的吩咐,將嬰兒抱到她的面前。史朝英道:“是個胖小子哩,你瞧可不可 愛,像不像我?”段克邪道:“可愛極啦,也很像你。”其實這孩子更像牟世杰。
  史朝英惟悴的臉上綻出笑容,說道:“當真是似我么,你喜不喜歡我的孩子?”段克邪 道:“喜歡,喜歡!”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抱一初生的嬰兒,毫無經驗,生怕跌落,抱得可能 緊了一些。
  那孩子忽地又“嗚哇”啼哭起米,小手抓他的臉。
  史朝英道:“男人佯佯能干,就是不能替代女人撫養孩子。”向那農婦說了一句士話, 那農婦將嬰兒接了過去,喂他羊乳,那嬰兒的啼哭登時止了。段克邪這才如釋重負。
  段克邪正想說話,史朝英卻又搶著先道:“克邪,你也該成親了。唉,你那位史姑娘卻 不知還是不是那樣恨我?”
  段克邪心道,“你用手段將我擄來此寺,若梅只怕還未知道我是否還活在人間,當然是 恨死你了。”但看著史朝英在產后顏容憔悴,氣息奄奄,她心中所想的卻怎好對史朝英實 說,當下只好含糊答道:“我倘得出去,自會為你向她解釋,她雖然有點小脾氣,但也是很 肯體諒人的。”
  史朝英看他一眼,若有所思,久久不語。段克邪道:“牟夫人,你要是沒有別的事情要 說,我倒有一件事情求你。”
  史朝英忽地抬起頭來問道:“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,我好似聽得廝殺之聲?”她產后己 有半個時辰,精神稍稍恢復,已是隱有所聞了。
  段克邪連忙說道:“精精兒和幾個武功很厲害的人物,闖迸寺來,要把你我抓去。幻滅 方丈,幻空法師等人已和他們動手了。我正是為了此事而來。……”
  史朝英淡淡說道:“此處極為隱秘,方丈答應過我,決不泄露我的秘密的,諒那老猴兒 也找不到此地,你可以放心。”
  段克邪道:“唉,你怎么只是想著自己?那幾個人非常厲害,只怕方丈也不是他們對 手。你把解藥給我,我要助他們一臂之力!否則鄂克沁寺毀了,咱們遲早也要落在他們手 中。”
  史朝英凄然一笑,說道:“你責備得很對,我是想自己想得大多了。如今我也還有一件 事情要為自己籌謀,這也是我最后一次求你的了,你肯耐心聽我說說嗎?要不了多少時候 的。”
  段克邪一心懸掛外面的事情,這時大殿中的惡斗早已停止,段克邪聽不見廝殺聲,更是 驚慌,“難道鄂克沁寺已是一敗涂地,幻滅等一眾高僧都已被敵人擒了?”但得不到解藥, 急也沒用,只有連忙說道:“你有什么事情,趕快說吧!”他心神不屬,根本就沒有仔細推 敲史朝英所說的話中之意。
  史朝英嘆口氣道:“我知道我一生對你不住,但我在世上已無親人,盡管你未必把我當 作友人,我還是要謬托知己,只能把你當作朋友。”段克邪道:“你有什么事情需我相助, 請說吧。
  我會盡力而為的。”史朝英抬起眼睛望他,道:“那么你原諒我了?”段克邪一來是想 她快說,二來也確實是對她起了憐憫之心,便點頭道:“我并非量窄記恨的人,是原諒了你 了。”
  史朝英再次露出笑容,說道:“好,那么,我求你將來照顧我的孩子,你可愿意?”
  段克邪心中隱隱感到不祥之兆,說道:“牟夫人,你何故口出此言?我與你夫婦二人雖 有過節,但如今世杰已死,這些舊怨也早已一筆勾銷了。你的孩子就是我的侄兒一般,承你 這樣信賴我,我當然會照顧他的。你安心調養吧。”
  史朝英聽他說得懇切,愁眉舒展,笑靨如花,說道:“多謝你不念舊惡,這我可放心 了!”在身上掏出一個金盒,說道:“解藥在這兒,你自己取吧。用水送眼,只一枚就夠 了。”
  段克邪大喜,接過解藥,正在吞服的當兒,史朝英又道“你的寶劍我也該交還你了。” 這柄寶劍是當初他被史朝英所擒的時候,史朝英就繳了他的。
  段克邪正要回身接劍,忽聽得“嚓”的一聲,史朝英已把劍插進自己胸膛,嘶聲說道: “有你照顧我的孩子,我可以不必再為這孩子操心!”
  段克邪這一驚非同小可,失聲叫道:“牟夫人,你這是何苦?”但上前搶救,已是不 及。段克邪扶著她的身子,只見三尺青鋒已刺進了一半有多,那是決難救活的了。
  史朝莫斷斷續續地道,“世杰,我說過要跟你的,如今我來與你相會了,你大約也會原 諒我了吧?你聽見克邪叫我這一聲:‘牟夫人’嗎?不錯,我始終是你妻子!”
  這柄劍一拔史朝英便會立即死亡,段克邪不敢拔出寶劍,扶著她的身于,茫然不知所 措,史朝英聲音已是越說越弱,忽聽得腳步聲跑來,有人呼喚:“克邪!”有人呼喚“英 兒!”前者是史若梅的聲音,后者是辛芷姑的聲音。
  原來辛芷姑料得段克邪是在她徒弟房中,向幻滅查問了史朝英藏身之處就和史若梅、聶 隱娘三個女的趕來。空空兒、方辟符等人因是男子,不便和她們進去,留在外面。可惜她們 還是來遲了一步。
  史朝英雙眼已經闔上,聽得她們的聲音,精神陡振,又睜開來,說道:“克邪,答應我 早日與史姑娘成婚。嗯,我如今已以一死謝了你們,只還有一事令我難安的是我愧對我的師 父。師父,你可肯在我臨終之際,將我重納門墻?”
  就在她說這句話的時候,辛芷姑已經走了進來,叫了一聲:“英兒!”搶過去將她抱 住。
  史朝英道:“師父,你可肯饒恕徒兒了?”辛芷姑眼中蘊淚,說道:“為師的也有不 對。嗯,英兒,你,你放心去吧,你的孩子,我替你撫養,長大了我叫他跟段克邪,那他就 決不會走上邪路了。”
  史朝英微微一笑,說道:“這樣我就更放心了。唉,你們都對我很好,可惜,可惜,我 自己沒有學好……”說到最后一句,聲細如絲。辛芷姑叫道:“英兒!”只覺她身體漸漸僵 冷,探她的鼻端,氣息已是斷了。
  辛芷姑拔出那柄寶劍,抹干凈了血跡,默默無言的遞給段克邪。然后拉過被頭,遮蓋了 史朝英的身體,放下帳子。
  那初生的嬰兒也似乎感到這沉郁凝重的氣氛,“哇”的又哭了出來。辛芷姑抱起嬰兒, 說道:“別哭,別哭,你大了不能像你爹娘,你是要做個剛強正直的大丈夫的。克邪,他長 大了我再付托給你,你同意嗎?”段克邪正愁自己與史若梅都不會帶孩子,有辛芷姑肯擔起 撫養的責任,自是最好不過,當然應承。
  空空兒、方辟符等人還在佛堂,與幻滅、幻空等鄂沁寺離僧同在一起。辛芷姑抱了嬰 兒,出來與他們相見,說起史朝英之事,大家因為她是以一死來作懺悔,也都不禁吁嗟。
  辛芷姑將史朝英的后事拜托幻滅料理,要了兩袋羊乳,準備在路上喂嬰兒的,諸事囑咐 妥當,便與幻滅方丈告辭。
  幻滅把史朝英騎來的那匹駿馬也交還了段克邪,這匹坐騎本是秦襄贈與段克邪,而給史 朝英奪了的。幻滅率一眾高僧送出寺門,再一次的道謝了空空兒救難活命之恩,這才道別。
  空空兒道:“我與芷姑先回山見我師娘,把精精兒交她處置,也好讓這嬰兒有個安頓的 地方。將來咱們在鐵摩勒那兒再相見吧。克邪,我想我可以趕得及來喝你一杯喜酒的。”
  段克邪笑道:“先喝了師兄的喜酒,再喝我的吧。”
  空空兒取下精精兒那柄金精短劍,遞給段克邪,說道:“這柄劍本是楚平原的家傳寶 物,我年少時候荒唐,見了好東西就要偷,這柄劍我到手之后送給精精兒,讓他仗以為惡, 實在是對不住楚家。楚平原這次為了找尋你,很是盡心盡力,聽說他現在伊克昭盟養傷,這 柄劍就由你交給他吧。”
  史若梅道:“不錯,楚平原在伊克昭盟受的傷,說來也是有一半為了你的緣故,他若不 是為了你,就不至于跑到伊克昭盟了。這樣的好朋友,你應該去看看他。”
  段克邪吃了一驚,道:“楚大哥怎么受的傷,傷得重嗎?”史若梅把楚平原在伊克昭盟 的遭遇告訴了段克邪,段克邪嘆道:“為了我的緣故,累及許多朋友為我奔波,楚大哥還受 了傷。我心里實是不安,當然應該先去看看他。”
  夏凌霜與楚平原不相識,說道:“如今克邪已經脫險,我還是先回去給鐵摩勒報個訊 吧,免得他記掛。”
  當下眾人分道揚鑣,段、史、方、聶四人的坐騎都是不凡的駿馬,但往伊克昭盟的路 上,要經過草原、沼澤與沙漠地帶,中間又有一些地區是回族兵馬駐扎的屬地,他們不想多 惹麻煩,常常要繞道而行,走了將近一月,才到了伊克昭盟。
  到了薩巴王公所在的那個山谷,伊克昭盟的武土們還認得方、聶等人,遠遠的見了他 們,就去給薩巴王公報訊了。
  薩巴王公與女兒香貝格格親自出迎,進了篷帳,段克邪迫不及待,便問起楚平原來。
  薩巴王公道:“楚大俠的傷已經好了。可是他現在不在這兒。”段克邪怔了一怔,道: “他走了么?”薩巴王公道:“也沒有走。昨日我們的探子探得有一股回族兵馬過了邊境, 楚大俠自告奮勇,和我們的健兒前去截擊了。大約明天就可以回來的。”
  段克邪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們也趕去助陣吧。”
  薩巴王公道:“回屹現在的處境很是不利,諒他不敢對我這一邊大舉動兵。據探子的報 告,發現的這股人馬為數也并不多,很可能只是來打聽虛實,最多帶點騷攏性質而已。我們 的健兒已經集中邊境,又有楚大俠幫忙,一定可以應付得了。我想,可不必勞煩你們了。” 段克邪聽他說得極有把握,而且斷定楚平原明日便可回來,只好聽他安排,前議作罷。
  聶隱娘道:“我們這個月來在路上馬不停蹄,外間消息,絲毫不知。王公說回族處境不 利,不知究竟如何?”
  薩巴王公道:“吐谷渾與回族已經開仗,師陀國的那支軍隊,原是歸回族統帥指揮,駐 在長安的,現在也已叛了回族,班師回國,將回族駐在他們國中的騎兵,全部趕跑了。西域 還有凡個小國也結成聯盟,雖未興兵與回紀作對,但亦已不聽它的號令了。”
  聶隱娘道:“如此說來,宇文姑娘的計劃都已一一實現了。”
  香貝格格道:“這都是那日虧得你們相助,擒了那賊王子和回族兵馬大元帥的那小王 爺。”聶隱娘道:“我們只是出點力氣,算不了什么。說來還是你們仗義相助與楚大俠籌劃 之功。”
  當晚薩巴王公在帳中設宴款待段克邪等人,正自酒過三巡,忽聽得外面擔任警衛的武士 嚷道:“楚大俠和盧將軍回來了。”
  眾人大喜,連忙隨著薩巴王公出迎,打開篷帳,火把照耀之下,只見楚平原與一個伊克 昭盟的武士已經在帳前下馬。方。
  聶二人認得這個武士乃是伊克昭盟坐第二把交椅的摔跤好手盧石。
  楚平原突然發現了段克邪與史若梅同在一起來迎接他。這一喜當真是非同小可!段克邪 笑道:“我的事慢慢再說,你先說你的吧。”
  薩巴王公道:“是呀,你們怎么這樣快就回來了?我還以為你門最少也得明天才能回來 呢。仗打勝了吧?”
  楚平原道:“根本沒有打仗。原來回屹那股人馬是給你老人家送禮來的。”
  薩巴王公詫道:“給我送禮?這可真是奇事了!”
  盧石笑道:“一點不錯,是給咱們送禮與賠罪來的。三十匹駝馬的禮物,可還真不薄 呢。回族的王子在咱們這里鬧事,他們的可汗怕咱們拿這個作借口,出兵與師陀夾攻他們。 哈哈,他們兇狠霸道,一向橫行無忌,這回可要對好咱們了!”
  薩巴王公哈哈笑道:“回族就是這么欺軟怕硬,從前咱們怕它,它就一直欺壓咱們;如 今咱們硬起來了,它可就要來賠罪了。他們的人呢?”
  盧石道:“巴山將軍護送他們。我們怕你掛慮,先趕回來報訊。”巴山是伊克昭盟的第 一名勇士,這次就是由他率領本族健兒前往邊境堵截回族兵馬的。
  回族的事情談過之后,段克邪才有機會向楚平原道謝。楚干原道:“你我如同兄弟一 般,我正慚愧未能為你盡力,你一脫險,就來看我,若說到客氣的話,還該我多謝你的盛情 呢。”
  段克邪笑道:“那就彼此都不用客氣了。楚大哥,你說實話,你愿意同我們回去還是留 在這兒?我不勉強你。”楚平原道:“我的傷已經完全好了,回紀料想也不會再來侵犯伊克 昭盟,我留在此地并無用處,當然是和你們一道回去。”段克邪道:“我們明天就要走 的。”楚平原笑道:“我知道,我歸心如箭,也正是巴不得明天就走。”
  薩巴王公忙道:“你們萬水千山,好不容易趕到這兒,怎能明日就走?我們伊克昭盟的 規矩,遠方的客人來了,最少也得住個十天八天。”
  楚平原笑道:“王公有所不知,我這位兄弟是要趕回去成親的。只好請你破破例了。”
  薩巴王公這才知道段克邪、史若梅是一對未婚夫妻,哈哈笑道:“原來如此,那我倒不 便強留了。”
  香貝格格道:“楚大俠,你不要在這里等候虹霓妹子的音訊嗎?你想喝朋友的喜酒,我 也想喝你的喜酒呢。”
  段克邪為楚平原著想的也正是這件事情,所以剛才向他示意,并不勉強要他一同回去。
  楚平原而上一紅,說道:“這事以后再提吧。如今回族與吐谷渾的戰爭尚未結束,西域 各小國都受影響。且侍太平之后,我再來拜訪你們。我的朋友都在南邊,隔別已久,我想先 回去看看他們。”
  薩巴王公見他說得懇切,也就不再勉強,舉杯說道:“好,那么今晚之宴,是接風酒也 是餞行酒了!”
  香貝格格笑道:“這也是預祝段公子和史姑娘百年好合的喜酒!”眾人開懷暢飲,盡歡 而散。
  薩巴王公給他們安排了住處,楚平原與段克邪同一個蓬帳。
  楚平原卻不想就睡,說道:“段兄弟,我和你到外面走走。”
  月夜草原另有一番景色,風過處草原似一望無際的海洋,卷起千層波浪。段克邪贊嘆 道:“天蒼蒼,地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。在草原上才知天地之大,胸襟也自然廣闊了。楚 大哥,我若是你,我真不想回去了,”
  楚平原笑道:“我倒是想回去的。不過,我很抱歉,只伯趕不上喝你這杯喜灑了。”
  段克邪不覺一怔,道:“你不是說明天和我們一同走的嗎?”
  楚平原道:“我不想讓多人知道,實不相瞞,我是想到師陀國去一趟,明天出了這個山 谷,我就要和你們分道揚鑣了。”
  段克邪道:“哦,原米你是想去偷會你那位小霓子,怕人笑你。這是好事呀,我們替你 歡喜還來不及呢,”
  楚平原道:“不是我要去會她。昨日她派人給我送信,恰巧在半路遇上的。信上說她有 事情要與我見一見面,卻不許我說給外人知道。連薩巴王公父女也不能告訴。這事是有點奇 怪,但我不能不去。段兄弟,要是我趕不上喝你的喜酒,請你原諒。”
  段克邪笑道:我也抱歉恐怕不能喝你的喜酒呢。她請你見面,還不是等你開口向她求婚 嗎,這有什么奇怪?”
  楚平原道:“她與薩香貝情如姐妹,若是她真有這重心事,她會托香貝格格向我表達 的。但現在她卻連香貝格格也要瞞住。”
  段克邪笑道:“楚大哥,你雖然年長于我,卻不知女孩兒家的心事。這是她的終身大 事,她怎好意思托外人向你表達?催你前去求婚?但其實香貝格格也是知道她的心事的了, 你不聽得她個晚所說的那些話嗎?”
  段克邪有了未婚妻,儼如以情場前輩自居,夸說自己懂得女孩子的心事,楚平原卻是半 信半疑,他找不出理由駁他,心里卻總是覺得宇文虹霓此約有點古怪。但反正自己已經決定 前往師陀,也就不去多考慮了。
  第二日,楚平原跟從人一起與薩已王公告別,出了山谷,便按計劃而行,與段克邪等人 分手。
  方、聶、段、史兩對情侶,在牟世杰夫妻相繼死亡之后,對史朝英之死雖也不無嘆息, 但心中己是沒有半點陰影。一路上說不盡輕憐蜜愛,旖旎風光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長途跋涉 不辭勞,一路春風送馬蹄。從風雪漫天的塞外回到中原,正是春光明媚的時節。
  伏牛山上杜鵑花開得遍山紅,情侶們心情舒暢,在花香鳥語之中回到山寨。鐵摩勒等人 已得嘍兵報訊,出來迎接。
  段克邪一看,只見空空兒、辛芷姑、夏凌霜等人盡都在場。段克邪見過禮后,笑道: “師兄,你來得好快呀!”
  鐵摩勒笑道:“你的師兄師嫂是趕來喝你喜酒的,他們已經來了三天。可是,他們的喜 酒,卻不等你,我正要罰他們補請呢。”
  段克邪喜道:“哦,你們已經、已經成親了?”空空兒一世英雄,這時卻是忸忸怩怩地 說道:“師娘年老,她不想下山,我、我想她老人家歡喜,就在山上拜了堂了。沒請什么客 人。”原來空空兒因為年過四旬,方始成婚,比少年人更為害躁,怕與段克邪同時舉行婚 禮,賓客眾多,鬧起新房,難免要和他這位“老新郎”開開玩笑,那就不知如何應付了。所 以取得辛芷姑的同意,就悄悄的先成了婚。
  段克邪道:“師娘身體還好?”空空兒道:“好,這次精精兒很惹她生氣,幸好有我這 樁喜事,給她解了幾分,要不然精精兒只怕沒有命了。”段克邪道:“精精兒怎么了?”空 空兒道:“他被師娘廢了武功,罰他每天挑水,師娘知道你也將要成親,囑你帶新娘子去見 她。”段克邪道:“這個當然,成不成親,我都要回去一次,探望她老人家的。”
  方辟符沒有親人,正自有幾分悵觸,忽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哈哈笑道:“隱娘,辟符, 你們料不到我也來了吧?”
  聶隱娘喜出望外,叫道:“爹爹,你怎么也到此間來了?”原來這人正是聶鋒。
  聶鋒道:“朝廷說我‘剿匪’不力,但因我有平史朝義之功,功過相抵,皇上法外施 恩,將我削職為民,這正遂了我解甲歸田之愿。”鐵摩勒笑遁:“若非如此,你爹爹以將軍 的身份,怎敢到山寨來見我這個強盜頭子?”
  聶鋒嘆口氣道:“我少年時很想做個游俠,可惜后來走錯了路,跟了薛嵩,想在軍功上 圖個出身。做了這許多年將軍,雖不至于濫殺無辜,罪孽也是不小。只好希望你們給我補過 了。隱娘,我準備在喝過了段賢侄的喜酒之后,就帶你們回去。你和辟符的婚事也該辦 了。”方、聶二人都是紅暈雙頰,低下了頭,暗暗歡喜。
  空空兒道:“何必分開兩處,不如都在這里辦了吧?”
  聶鋒道:“我的親友都在家鄉,我只有這個女兒,還是讓他們在家中完婚的好。他們成 婚之后,若要闖蕩江湖,我可以任由他們。”
  鐵摩勒笑道:“聶老前輩意欲贅婿上門,咱們也不必勉強他在這里辦喜事了。不過,這 杯喜酒,我們還是要你預先請喝的。”
  原來聶鋒雖然是與綠林豪杰結交,但他究竟是做過將軍的人,想法也還未能與空空兒、 鐵摩勒等人相同。他可以讓女兒女婿作游俠,卻不愿意讓他們作強盜。若在山寨里成婚,傳 出去只怕要惹禍殃,那就非迫他“落草為寇”不可了。鐵奘勒也猜到他的心意,是以不愿勉 強他。
  段克邪婚禮傳出之后,轟動了武林。四方豪杰,識與不識,甚至未接到請帖的,也都趕 來道賀。鐵摩勒的師父磨鏡老人、史若梅的師父妙慧神尼與瘋丐衛越等幾位老前輩,輕易不 肯在江猢走動的,也都來了。伏牛山上,等于是又來了一次“群英會”。
  新人交拜了天地之后,段克邪牽著史若梅,先向夏凌霜行了大禮,叩謝她撫養之恩,然 后依次向空空兒、鐵奘勒兩人行了大禮。這幾個人都是曾受過他父親段硅璋的囑托的,如今 得見段、史二人釵聯壁合,完了心愿,都不禁熱淚盈眶。
  大禮告成之后,擔任知客的頭目忽來報道,有個和尚也趕來道賀。鐵摩勒詫道:“我可 沒有方外的朋友呀!”請了進來一看,卻原未是鄂克沁寺的幻空法師。
  幻空笑道:“雖是來遲了一步,幸虧還趕得及喝你這杯喜灑。”段克邪在鄂克沁寺曾與 他相處七個月,早已化故為友,相見之下,甚為歡喜。問起他們本國的戰爭,幻空笑道: “西域好幾個小國聯合反抗回族,回族有后顧之憂,不敢全力進侵,已給我們打敗了。我一 來是喝你的喜酒,二來也是給你報喜訊的。”
  段克邪很惦記好友楚平原,又間起師陀國的消息。幻空道:“我只知道師陀國已經復 國,立了一個女王。”西域一些小國,并無男尊女卑的觀念,立女王不算怎樣稀奇。段克邪 心道,“這女王一定是宇文虹霓,楚大哥在師陀國想必也成就了美滿姻緣了。”
  喜訊帶來,錦上添花,喜上加喜。是晚,洞房花燭,一對新人好不容易等到眾賓客鬧了 新房,才得以單獨相對。
  段克邪取出龍釵,笑道:“咱們的父母在咱們出世之日,就給咱們以龍鳳寶釵為證,紛 下良緣。可喜的是經過了無數折磨,龍風寶釵,今日終于又配成一對了。”史著梅紅暈雙 頰,又是歡喜,又是傷感,說道:“可惜我一出生就沒了爹爹。”段克邪道:“你我的名字 都是你爹爹起的,他要我做個行俠仗義、誅鋤奸惡的好漢:要你做個不畏霜雪、比美梅花的 英雄。咱們倘能不負他老人家的期望,也可以慰他于九泉之下了。”史若梅道:“是。
  今后我愿跟你在江湖做個游俠,繼承你爹爹的遺志。”于是兩股玉釵合在一起,兩人相 視而笑,莫逆于心。這“龍鳳寶釵緣”也就結束了。正是:只羨鴛鴦不羨仙,烽煙未許損華 年。
  玉釵重合鏡重圓。
  愿向江湖同展翼,且從游俠拓新天。
  相期毋負此奇緣。
  ——調寄洗沙溪  
  (全書完)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梁氏網

GMT+8, 2020-1-2 21:09 , Processed in 0.071068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福建十一选五免费预测